蓝盆友又开口,保罗这一部里是个卧底警察

这部剧的评分真的不高,

想说说我见过的奇葩情侣们,有时候两个人的世界第三个人真的不太懂。

我觉得不应该,

图片 1

其实我看速度与激情来来回回几遍了,

(一)

每一遍都有不同的想法与心情,

公交车后排。

保罗这一部里是个卧底警察,

女盆友虚弱的声音:“哎呦,今天头一直好晕,难受。”

也是他们第一次的对手戏,

蓝盆友:“哦哦。”

也是他们美好感情的开始,

短暂的沉默后,蓝盆友又开口:“诶我跟你说,早上我寝室那xx也头晕,&#$%^$*……”

更是兄弟感情的出发点,

嘿,我都在车窗倒影里看见你女盆友在你怀里翻白眼了呀。

好想听他们的饭钱祷告,

蓝盆友滔滔不绝地说着寝室里那个头晕的哥们儿,声音洪亮。

好想一盆一盆的吃炸鸡啤酒,

突然话锋一转:“诶,你头晕啊。你大x妈走了吗?”

好不惬意爽快,

车里很安静……

极速飙车时又那么的肆意畅快!

当时我就很想把她蓝盆友的头拍在车窗上。

正如他们所说,

“嗯,走了几天了。”我在他们前排听见了女盆友的回答。

他们是个团队。

车里还是很安静。

前排的朋友们都在努力回头想看看他们的样子。

(二)

依然公交车后排。

女盆友在和蓝盆友打电话。

“我现在好饿啊,晚饭还没吃。”

“中午也没准时吃饭,去食堂迟了,没有我想吃的了啦。”

“后来就随便点了个我也不知道什么鸡的菜呀,其实我是不爱吃鸡肉的。”

“吃鸡肉也会胖的啊,你知道里面有多少热量吗。而且小鸡好可怜啊,师傅既然杀了它,就好好煮它呀,对不起那只鸡诶……”

同学你有没有看过电影《撒娇女人最好命》?

“为什么要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

你也可爱。

饿了就好好吃东西呀,跟蓝盆友说话是不会饱的哦。

(三)

晚上9点,寝室小区门口。

我站在路灯下等外卖,鸳鸯们在角落里道别。

他们离我不远。

蓝盆友:“你看我是不是黑了?”

女盆友:“没有啊。我上楼了。”

蓝盆友拉住她:“你都没看我!”

女盆友:“真没有,跟以前一样黑。走了走了……”

蓝盆友:“可是我们好几天没见了,你都没觉得我有改变。”

女盆友:“快没热水了我得走了,你也回去好好洗洗……”

那位看不清脸的兄弟,你倒是跟我们一块儿进小区呀,进呀进呀进呀。

诶,外卖小哥你为什么还不来。

(四)

通宵自习室,前排坐着一对小情侣。

8点。

“这题我看看。”

“剥个柚子我吃。”

“张嘴,啊……”

咀嚼柚子中,该题始终无解。

10点。

吃夜宵看电影环节。

“哈哈哈哈哈,这男主真搞笑”

“诶这家烧烤没上次的好吃!”

12点。

互相玩头发,岁月静好。

蓝盆友的胸膛是女盆友栖息的港湾。

为了这个能充电的座位,我不抬头,我选择将就。

(五)

刚上大学的时候,对“情侣公众场合过于亲密”被列为校园恶习之首表示很不理解。

直到我看见各种“花式”恩爱。

原来感情是要能拿出来“秀”才能称为“好”的。

“只要爱对了,每天都是情人节。”

只要加了一个爱自拍且乐此不疲地秀恩爱的朋友,在朋友圈里你每天也能过情人节。

吃过的食物,收到的礼物,送出去的礼物,牵过的小手,流过的眼泪……

像是要把一场恋爱故事里所有的细节所有甜蜜的线索都解剖给你看。

每一条粉红气息的朋友圈都好像信誓旦旦有理有据,注定是一个童话般的结局。

哪知道改天就分手了。于是合照删掉,情话删掉,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那些被你们秀过恩爱的观众还在呀,散不了场。

我记得过去的人的感情不是这样的。

“我们在一起了。”

“我们分开了。”

“我们要结婚了。”

“他(她)对我很好。”

关于男女情事,能对外人说的大概就这么几句话。

分享得最多的就是结婚照。

所谓的恩爱,是举手投足之间莫可言说的缠绵。

两个人水到渠成地在走到最后,柴米油盐,清欢有味。

专心地恋爱呀。

一起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温暖的拥抱或是傲娇小别扭都是专属你们的,无人问津,无人打扰。

偶尔告诉我们你们还在一起,你们一切都好。

大家伙热热闹闹地祝福一圈。

感情淡了,分开了。

平平静静的,没人知道你们曾经多甜蜜也没人知道你们后来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再见面,或许还能彼此装模作样地互相寒暄,互不尴尬。

我想感情是不需要围观的,故事才需要。

哦对了,这里有人姓“单”,名“身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