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kish未有主意亚洲城

同一个英国导演:Guy Ritchie,同一拨英国演员,同样是fucking british
accent,同样是无数个coincidence。

其实整部片子的氛围,演员,情节,以及很多处理手法,都像极了《Lock、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都是一大群完全没有牵连的人,你追我赶的碰到了一起,一切就像是轮回。由于已经有了两杆大烟枪的标杆在前面,这部片子,从情节设计上,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然而有一个人,把所有的相同都变成了不同,他,就是Brad
Pitt 。

坦白说,Brad Pitt饰演的Micky并不是主演,主演应该是Turkish(Jason
Statham)和Tommy(Stephen
Graham),但是也就是那么短短的几个镜头,Brad的气场瞬间充满了整个场景,他操着奇怪的gypsy口音,叫着Dog“Dag”,说出来那么顺嘴。满身的纹身,闪烁的眼神,矫健的身形,嬉笑怒骂都在顷刻之间,情绪变换的让人没有办法适应,这样的人,你觉得他就是London周边的campsite里面的pikeys。他连挨打都像是在享受,这样的人,怎能不是boxing
champignon?

Micky打拳不要钱,他只要给他妈妈买一辆新的房车。然后他没有按照Brick
Top的要求,在第四盘倒下,而是直接上来第一记出拳,就把对手打倒在地。按照Turkish的说法,pikeys
can’t be controlled. 由于Micky的关系,Brick
Top输了很多钱,也给Turkish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他就像是被Brick放在了他的口袋里,稍有不慎,就会被弄死分尸,拔掉牙齿,然后送去喂猪。

没有办法,Turkish只能去求Micky再帮Brick
Top打一场拳,这一次,他希望他在第四盘倒下。Micky笑着说,可以,只要你给我妈妈买一辆更大更好的房车。Turkish没有办法,只好和他打赌,结果又赌输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Micky走开,背影充满讽刺。

Brick
Top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他派人砸了Tommy的游戏厅,又派人防火烧了Micky妈妈住的房车,当时Micky的妈妈还熟睡在里面。Brick以为这样就会让Micky妥协。他真是太不了解pikeys人了。

Micky红着双眼,看着被大火烧黑的妈妈的房车,虽然被伙伴拽着,全身只穿了背心和三角裤,Micky拼了命的往车里面闯。镜头其实并不多,Micky满眼泪水的样子,只是那么一瞬,就充满了我整个脑袋。

这部电影,情节线索超多,出场人物也多,但是在我看来,他们都是舞台的背景,都是衬托着Micky的。葬礼上的Micky喝酒发泄,没有对白,只是晃动的画面配着音乐。Micky眼神虽然凌乱,每次面对镜头或朝上或向下的脸上,都带着恨意。

第二次替Brick打拳,Turkish反复叮嘱Micky,一定要第四盘倒下,而且也不能被看出是在作弊。Micky被动的挨着打,有那么一个瞬间,他被对手一个勾拳揍的飞了起来,然后是慢动作在空中滑过,身体就是这么平平的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就是结尾么?按照之前计划好的,只要Micky不要起来,就没有问题了。Micky像是潜到了水里,看着上面的自己浮在水面上,那么安静,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忽然一秒,他冲出水面,一记重拳打在对手脸上,对手闷声倒地,一切又没有像Brick预先计划好那样,他又输了。

Brick很气愤的抓起电话打给潜伏在Campsite附近的打手们,让他们痛扁一下那里的吉普赛人,然而电话那头,却是手下Peter被枪毙的声音。这边,Micky和Turkish一起目击Brick被前来的吉普赛同伙一枪击毙,Turkish都吓傻了,然后Micky镇定的走过去,上了同伙的车,拿着押自己赢来的钱,一夜间离开了Campsite。

Turkish又被吉普赛人摆了一道,退回到了原点,甚至还不如原点。他知道,当Micky妈妈被火烧死的时候,Micky就已经计划好了,这样的方式报仇,最是痛快。所有仇人都在一瞬间被手刃。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至于Turkish和Tommy,他们是所有结局的起因,注定要回到原点。

当然,片子里面另外一条主线,是一颗86克拉的大钻石。所有除了Micky以外的人,都牵扯其中。就好像是舞台的背景是活动的,这个活动背景中,讲的是这颗钻石的故事,所有人,除了Brad
Pitt,都在里面忙碌着。而只有他,Brad,站着舞台中间,用满是泪水红通通的眼睛,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火,满身的纹身都透着恨意,用眼睛一字字的告诉观众,他将会复仇。

以前,没有太关注Brad
Pitt,心想着他除了长的帅以外,没有什么特别。我真是大错特错了,他才真的是变色龙,百变星君。他可以是虚构的Tyler
Dunder,也可以是虚荣的Achilles,还可以是一生隐忍的Benjamin。他可以操着一口德州口音,也可以是纽约客,也可以是london城外的吉普赛腔调。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是他,或者这些都是他。不得不由衷的说,他确实比我心心念念的阿汤哥,值得更多关注。

这部没有什么新意的片子,正因为有了Brad,变得光芒万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