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笔下的万物生长,是个女导演根据男作家的青春故事改编成的爱情故事

这部电影选取了一部具有话题性的小说来改编,可以看作一种策略上的取巧,可是也为后续再创作增添了负累。今天的点映据制片人方励说是“全球第一场”,身边坐着的许多大学生都是因为看过冯唐的原著而前来观影,他们看完电影纷纷表示和原著感觉大不一样。

“青春”二字,这是能让所有感受都开始变得细腻的字眼,当冯唐遇上李玉,骚情和才情兼备的两人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观影完毕,从学生时代的白衣少年开始到最后久隔经年街角咖啡店相遇时。突然想起张爱玲说的那句:对青年人来说,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对原著印象是协和学霸一个个都挺神的,到了影片里第一场居然就是集体作弊……让人意识到改编完整小说作品其实也需要冒很大风险。尤其在导演和制片都是艺术性格比较强的人的情况下,把小说交给他们基本意味着放弃原著的风格和主题追求了。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蒂凡尼的早餐》啦,杜鲁门卡波特对于电影改编极其不爽,甚至拒绝参加首映。

是的,万物生长,书名就是一个极其暧昧的字眼,当荷尔蒙开始在人体分泌一切就开始变化了,然而人的内心又是一个比现实社会更为复杂的世界。在这个敏感而多情的年纪,冯唐和李玉做出了不同的诠释。

好在冯唐比较随和,在微博上也很少看到他直接发飙骂人,偶尔直陈文艺旨趣,还被冠以“金线”的外号,他也不跟人辩论,不结仇不结怨,圈内广交朋友,老请人吃饭。今天的全球首映他也来了,穿着深蓝牛仔裤黑皮夹克,说话细声细气的,笑眯眯地配合现场活动。

  冯唐笔下的万物生长,是春天的散文。

主持人让他们填写一份“试卷”,问道“青春是什么?” 冯唐就答:“人体和诗意。”
从这个答案来看,电影算是没离冯唐太远,至少人体和诗意都表达到了。

主人公秋水一开始脑子里全是湿嗒嗒的青春期的性幻想,生活更是不拘小节,抠脚皮,看厕所文学,写武侠小说,一种插科打诨的戏谑状态,留恋在初恋、现任女朋友以及柳青三个女人之间,章节里详细描写的也不过是未名湖畔边对性的体验。让我对秋水这个人物基本无感,小说后半部分文风一转,女朋友白露提出分手,秋水的内心的坦白和感情在最后几章喷薄而出。读到后面让人意犹未尽,青春的滋味终于在这本书中读出来,正如走过了青春才懂是什么味道,也只有走完了才会有意犹未尽。

一个女导演,讲一个男作家的青春故事,从文本来看,她把这个故事完整化了、电影化了,甚至可以说,高概念化了,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了。原作中的青春残酷、理想幻灭,在电影里都被柳青和秋水的“爱情”治愈了。所以我们可以说,电影版的《万物生长》,是个女导演根据男作家的青春故事改编成的爱情故事。

    青春是形式大于内容的,形式在于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时间,内容却是细碎和散乱的。冯唐不是在写爱情故事,是在写潮湿的无耻的甚至是有那么些邪恶的男生的青春岁月,并且写出了诗意。

但这又不是一个单纯的(或称“类型化”)的爱情故事,它在爱情故事的壳子下,包裹了关于那个年代的青春碎片。串起这些碎片的,是男主人公秋水的自我陈述,他回顾了初恋女友带来的伤痛,然后在现任女友和熟女柳青之间穿梭,“奸情”败露后,又再次因为现实残酷而对爱情失望,经历了成长之痛,又发现原来这些女孩都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大段的无叙事作用的段落,配以煽情的音乐,晃动的镜头,恣意的表演,还有以动画方式表现的男女性事与性幻想,使得此片有别于现在的商业爱情片,呈现出强烈的风格化和个人化。

李玉镜头里的万物生长,是四季的故事。

李玉的个人风格基本是从《苹果》之后奠定的。关于此,已有太多学术论文和市场化评论,恕不赘述。在这里想讨论的是,这种个人化的影像风格和叙事节奏,对于本片的题材和主旨,是否合适?也就是说,这个片子在用个人化的风格讲述个人情感体验的时候,能否获得大众的共鸣,能否避开矫饰与刻奇,创作出真正让人感受到青春和爱情的作品?

李玉对电影的故事控制很好,冯唐书中大部分的无关痛痒的细碎臆想被李玉很好的牵缚在一根主线上,这条主线就是柳青。这也给了范冰冰更多的戏份,观众对于韩庚饰演的秋水和范冰冰饰演的柳青激情戏份的期待也能从宣传预告中以“性”为噱头到情节发展顺势下去,不至于对不了解原著的观众造成理解困难,当然,这也是没有惊喜的保险手法。

如果这部片的时空背景放在90年代某个三线城市的普通医学院,那这一切就会通顺的多。可是偏偏是在北京,是在最好的医学院,是那个年代最先富起来的一拨人中的那个性感女郎柳青,知道这个小说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冲着这些“奇观”去的。但既没有看到都市感,也没有看到学霸,更没有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柳青”。影片把对90年代都市的想象简化成了关于“处长”、“大奔”、“五星饭店里丑陋的洋人”青春残酷物语,把顶级医学院的学霸们描述成了脆弱冲动疲于应付学业的荷尔蒙动物,把都市女郎柳青直接设计成了一个因为父母离异而缺爱的高级“鸡”。用于这些表述的镜头语言和场景,都充满了一种汁液淋漓的自然主义气息。倒是符合“万物生长”的定义了。在范冰冰流着眼泪说“我要用我的万种风情让他一辈子都记着我”的时候,那张原本美艳的面孔出现了卑微的扭曲和痛苦,这种表情让人联想到《观音山》和《苹果》里或放纵或无助的小镇姑娘在演一场拙劣的狗血爱情戏,一点也没有都市熟女应有的气质。范冰冰在片中的人物形象本应更世故、精明,这种女人一旦爱上,才有“老宅着火”的壮烈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出场就像一个受害者、一个缺爱又多情的进城打工妹。

影片开始于医学院考试人体器官瓶的破裂,强大的视觉冲击下,随即旁白和动画很好的交代了故事背景和主要人物。北京医科大学的学生,是国家医学界的未来,关系要好的大学同学和学霸女朋友是大学青春的标配。不过在这里,李玉没有营造一种怀旧的风格,光线明亮,区别于赵薇《致青春》和娄烨《颐和园》青春题材中那种惯用的暖黄色调。

下面说说好看的点吧。

柳青的出现是故事的开始,是嫉妒的开始。秋水和白露的矛盾也在此爆发,白露和柳青争吵的那段戏,让人想到《二次曝光》霍思燕和范冰冰争吵,连台词都很相似。争吵就是情节的爆发点,这似乎是李玉的习惯。之前各种铺垫,柳青多次来找秋水,以及一起吃饭和蹦极。正当观众好奇正牌女友没有发现秋水和柳青之间的变化,觉得有悖于逻辑时,一场争吵成了点睛之笔。风情万种的柳青和处女座女友成了秋水要成为一个男人心理上初次纠结选择。

一是韩庚,戏很棒。状态放松,表现自然。在《前任攻略》就发现他是现在难得的具有都市小白领气质的男演员。秋水这个角色也很合适他。

柳青带来的矛盾和秋水的选择是影片的高潮,直至柳青的消失。荧幕上的几年后的字幕预示,青春期的沸点已经成为过去。

二是俩人野外嘿咻的那场激情戏,挺带感的,两人在太阳下奔跑相拥的剪影很迷人。

最后是各种人物一种宿命式的结局通告。初恋的死亡,门卫大爷的葬礼,宿舍同学的情况,柳青合伙人成了出租车司机,所有的人物都有开始和结局。影片最后还给出了一个毫无新意的浪漫结局,柳青和秋水相遇在街角的咖啡店。

有一派心理学认为,男人的初恋决定他一生的情感定位。李玉的镜头就是在传达这种讯号。她的完整故事也无疑是在打一个安全牌,中规中矩没有突破,或者在我看来街角相遇似乎多余,很容易就把整个电影陷入了俗套的叙事。

万物生长,青春、爱情、性。

这些应该是哪怕是最好的诗人和哲学家都回答不好的问题吧。生活的答案可能如同《哪有不摇曳就盛开的花》一样。

若有风来,便随风来,等风走

若有思恋来袭,便随思念来,等思恋走

如此,定有痛苦吧

或许会留下来,就此生活吧

或许在生活中,就此离去吧
内容来自大众影评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