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两种原因亚洲城

如果对中国的历史,稍微有一些深度的涉猎,部队文工团这段的记忆,并不是如他们舞台上表演般那么美好。联想到有文工团设置的国家,实际上,这段有一些集体设定和癫狂的时代背景,正是《芳华》当初改档期的原因之一。虽然,后期宣传说,电影一刀未剪,重新排档,但是从电影剧情的衔接来看。冯小刚不至于漏拍那么多衔接的镜头,以至于很多地方都有过度跳跃的空白。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护送马队的那场战争戏,一镜到底,算得上是中国电影战争镜头里,难得的经典。

就如同穗子的回忆,当文工团要解散时,那些急着专业的人们,又变得如此依依不舍。但是,当历史的潮流到来,每个人又投身到新的洪流里,继续被改造,被适应潮流的需求。

这段记忆,被冯导拍进了电影,只不过,北京电影学院,变成了部队文工团。我相信,严歌苓的这段文学记录,以一种隔空的致敬,被冯小刚用另一种方式影像展现出来。

不得不想起导演姜文的青春纪念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是在做导演最初,创造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的青涩,执著,顽皮都原滋原味的融入了作品之中。在最合适的年纪,做了最恰当的电影创作,这是姜文的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是冯小刚早年不曾拥有的资本,和拥有资本后,缺失的本质。

尽管如此,《芳华》仍然是冯小刚,最佳的文艺作品。

所谓“芳华”,大概,还有一个词,就是“不再”了吧。

——致电影《芳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执麦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遗憾的是,中老年的冯小刚,尽管还保留了他关于青春的念想,很执著,也很率真的,甚至不计成本和票房的,希望成就《芳华》,但是,这个在中国商业电影市场,深谙其道的票房导演,早已就不是那个猥琐,自卑,需要用文艺作品来证明自己才华的屌丝男士。在社会里,摸爬滚打,他纵然还在愤怒,纵然还深爱电影,只是,那份岁月赋予他的油腻,仍然在一部需求纯真的电影里,渗透着他的些许焦躁。也正因为此,电影在故事交代,人物塑造上,显得不够深入,又渴望面面俱到,群戏的人物打造里,虽然各有风格,却未尽其味。最具代表的人物丁丁,小萍,穗子,都点到了灵魂,又没有深入到精髓。

这不得不说,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遗憾。

谈吐电影:每一个人都是自己选择离开自己

每个人都是自己选择离开自己,然后怪罪给社会和时代;让我们彼此陌生的,始终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所做的选择,然后用成长这个词来掩饰。

一个爱怀旧的人,
其实就两种原因。
要么他一直没有改变,
别人都在改变;
要么,他发现自己改变,却无力改变。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荒唐的时代,一群天性张扬的人,在那个灰色和军绿色的年代,大概,只有部队文工团,还拥有如此多的色彩。那一个个雀跃舞姿的青春少女,一个个极具诱惑和喷张的肉体,在那个时候,几乎就是所有男人想象的神往。在一个压抑的时代,人性的善意和恶意,往往不是依据你本性的好坏来被社会对待。没有绝对的善恶,一切的好坏,都在那个大时代里,碾压粉碎。

冯小刚是很懂电影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有情怀的电影人。今年年中有一篇解析“小钢炮”的文章,提到他和王朔的感情,提到他的大院情怀,忘了是在《金星秀》还是哪档访谈节目,他提到过一个让他觉得最有荷尔蒙的场景。

一个蒙昧无知,到一个看似清醒。唯独不变的,是刘峰和小萍的善良,和恶意包裹后,对善良的发现。这不是对谁的谴责,对谁的痛斥,这甚至不是对时代的抨击,这只是一个大时代,你唯独可以做的记录。当电影结束时,穗子说到,我们可以希望的,是大家记住他们芳华的样子。

冯小刚就像是那个不愿意和小萍搭档的演员,在多年后成熟,明白世事,却丢掉了曾经的那份缺憾的不完美。

文 | 执麦者
编辑 | 执麦者
2017年12月19日

人生那么多苦涩和离奇的经历,每一个人都在社会的磨砺里,逝去曾经最为骄傲的青春和光华,到最后,你回忆自己的美丽和帅气,执著和傻拗时,又还有谁,记得当初的那些纯真和善良呢?

所以说,从情感上,《芳华》是一部好电影,压抑的,疯狂的,急促的,那个不可言说,却又货真价实存在过的时代,足够成就每一部涉及它的艺术作品的高度,和内涵。冯小刚,显然,极为聪明的,把握着审查,和艺术需求的尺度,尽可能的还原他内心想表达的怀念,刻薄,和对撞。也正是这种真诚,认真,使得整部电影的镜头,画面,音乐,转接,都极为用心,刘峰在探视小萍病后的那个扭头落泪的镜头,真实都无以复加。黄轩在本片的演技,再次证明,好的电影,还是需要演员来演绎,而不是流量明星。

那就是在北京电影学院,他看到练功完的那些女生,身穿练功服,端着洗漱的脸盆,他觉得,这就是行走的青春。那两个女生,正是当时北影五朵金花之中的巩俐和史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