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蝶衣失去了京戏,他就给新加坡人唱堂会

第一次写,2小时44分的片子给我的震撼点很多,仅取一个视角展开感悟,拙作,称不上影评。

人总爱戏言:“人生如戏。”爱恨贪嗔痴,俱像一幕幕戏折子从眼前溜过。可又有谁是真的分不清人生与戏呢?别人的戏唱完了也便下台了,可程蝶衣一生都站在戏台上,最终也在戏台上自刎。他在戏里活了一辈子,到死都走不出来。
       为了让程蝶衣能唱戏,母亲切去了他多余的一根手指头,那时候他还叫小豆子。唱《思凡》时,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让他吃尽了苦头,被最依赖的师兄斥责后,小豆子彻底接受了这句话,也从这一刻开始,他分不清人生与戏。唱《霸王别姬》时,他是虞姬,唱《贵妃醉酒》时,他是贵妃。京戏成了他的全部,他始终坚守着自己心中的艺术。
       程蝶衣唱得最好的角色是虞姬,他也一直倾心于霸王段小楼,两人一出《霸王别姬》冠绝京城。但是段小楼却要比程蝶衣活得清醒,他娶了名妓菊仙。程蝶衣愤恨,继而迷茫,他想跟段小楼两个人唱一辈子戏的愿望似乎破灭了。日军进城,段小楼被抓走,程蝶衣以救出段小楼为要求要菊仙离开,并且委身为日本人唱戏。最终换来了段小楼的一巴掌和菊仙的出尔反尔。在段小楼被拉上街批斗时,程蝶衣一身戏装出现,与他共患难。但段小楼却服了软,与背叛了程蝶衣的小四一起唱了《霸王别姬》;在文革时段小楼跪下求饶,大肆揭发程蝶衣,并将唱戏的行头都投入了火中。他完完全全抛弃了程蝶衣,也抛弃了京戏,同时也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一出《霸王别姬》唱尽了两个伶人在动乱时代求生的故事,但他们的选择和坚持各不相同。程蝶衣的一生只为京戏而活,只为他的霸王而活。至此,虞姬是真虞姬,霸王却是假霸王。
       这部影片跨越了多个动乱时期从民国初年,到抗日时期,再到国共内战,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时期。京戏熬过了前头那些日子,却在文革时败下阵来。在那场动乱中,各种各样的传统文化、东西都被归为了“四旧”,甚至是一个旧的酒杯。“破四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响彻在大街小巷。红卫兵不断地将各个阶层的人拉上街批斗,我国的文化艺术事业遭受到重大打击。程蝶衣苦苦守着的坍塌了,京戏就快亡了,段小楼也背叛他了。绝望之际,程蝶衣揭发了菊仙,说出了她嫁人前曾为妓。在影片中,他对菊仙的感情极为复杂,既愤恨她抢走了段小楼,却又将对母亲的依恋投射到她的身上。
       通过影片我们可以看到在文革中人性被完全地扭曲,最可怕的是人们完全六亲不认,争先恐后的互相批斗、揭发。段小楼对程蝶衣的揭发,程蝶衣对菊仙的报复,段小楼面对菊仙说出了要与她划清界限,这种对人性的扭曲在影片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所有人的灵魂都在消散在那场熊熊大火里。菊仙死了,段小楼苟延残喘地活着,程蝶衣失去了京戏,活得也如同行尸走肉。
影片的结尾,程蝶衣挥剑自刎,真真应了这句话,“虞姬她怎么演,最后都是一死。”不疯魔,不成活,他想和段小楼唱一辈子的戏,可惜段小楼半途弃了,他只好一个人成魔。真虞姬和假霸王的故事就这样平静地落下了帷幕,留给我们的,只剩对人性、对命运、还有对时代的思考。

文化大革命,本影片将焦点集中于批斗,为保命,段小楼桀骜不驯的一身正气荡然无存,俨然成了庸庸之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法号清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是戏痴、戏迷、戏疯子,他不管台下做的什么的人,什么阶级,他都卖力地唱,玩命地唱…..”

“抗日战争刚开始,他就给日本人唱堂会,他就……他就当了汉奸!”

“打倒程蝶衣!”

“他,给国民党伤兵唱戏,给北平行园反动头子唱戏,给资本家唱,给地主老财唱,给太太小姐唱,他,给大戏霸袁世卿唱。”

“他抽大烟,他抽起大烟来没命,不知道抽光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和汗。”

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批斗标语横幅漫天,在这样的舆论欺压下,楚霸王失了自我,虞姬呢?

“我早就不是东西了,可你楚霸王也跪下来求饶了,那,那这京戏能不亡吗!”

“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段小楼,你天良丧尽,狼心狗肺,空剩一张人皮了”

段小楼曾多次这样训诫程蝶衣: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可这是戏,是戏!
他真的是疯魔吗?要打倒的牛鬼蛇神到底是谁呢?

她是不是妓女?

“是”

你爱她吗

“不…不爱”

真的不爱?

“真的不爱,真的!我真的不爱她!我从此跟她划清界限了!”

文化大革命,妓女难立身,菊仙怕段小楼抛弃她,影片在批斗前做了大量铺垫,这种可怕设想也终于迫于水深火热的形势成真了,张丰毅演绎出的段小楼的“坦荡”,暗示了菊仙的上吊自杀的必然性,镜头切向满院的标语,“牛鬼蛇神”、“扫除一切害人虫”,菊仙身着红嫁衣上吊,这场革命…….成功了?

ca88,好像并没有结束,影片最后,昆剧霸王别姬重演,而这次,好似历史重现,虞姬拔剑,真别了霸王,不疯魔不成活,程蝶衣是真虞姬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y1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