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个典型的电车难题亚洲城

先看看首相夫人在推特上看到的言论,全透露着看热闹的神色,一条比一条毒舌,甚至出现了名为“pigfuckercallow”的热门话题(这些真的能在电视上播吗……大英腐国真是大尺度无下限……)。几乎看不到人们对公主的命运有何评论,人们的关注点全在首相的选择。但是这只是盛大狂欢前的预热而已。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呢?绑匪从最开始就是威胁要撕票的啊?

类似于“选男人选长得帅的还是对你好的?”“有钱的。”媒介时代的电车难题似乎已经不成难题,“公主的性命还是首相的尊严?”“更有娱乐性的。”

写于2012年8月23日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2417278/blog/7445101/

亚洲城,故事到这里,是一个典型的电车难题。电车难题是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一个疯子将五个人绑在了电车轨道上,电车就要驶来,而你握着可以换轨的手闸,可是,另一条轨道上,疯子也绑了一个人。

但是事实上,人们真的那么关心公主的性命吗?

“直播将在鸣音后开始”——这声刺耳的音调是希望人们关上电视机,可是人们忍受着捂住了耳朵,鸣音结束后,嘻嘻哈哈看起了直播。

道德功利主义为人们的选择提供了合理性:“这事是很丢脸,但跟她所受的痛苦根本没得比”“断指都出现了,他必须照办了”。

回头看看故事前半段,人们在听到这则新闻时的表情,十分值得玩味,不可置信,但是比听说隔壁张三吃了一只蟑螂所表现出来的震惊也不会多到哪里去。尤其是杂货店老板娘与那个小男孩之间的对话,老板娘对待这则绑案只是随口评价一句,大概他们想要百万赎金什么的,小孩一边玩游戏一边满不在乎地说,绑匪是要首相和猪那啥,而老板娘的表情,在之前冷淡的基础上,也只是瞪瞪眼,像听了不好笑的冷笑话。

“希望此举能使Susannah公主得到释放”——人们吵嚷的声音几乎把这句话盖过去;

正是这句话,让我意识到了这个电车难题。但他不明白的是首相早已被绑在了另一条铁轨上,而决定生死的手闸,其实是把握在舆论的手中,只看人们要碾死的是公主的性命,还是首相的尊严。

“首相将在以下直播中有不雅行为”——人们举起了啤酒杯欢呼;

《国歌》的情节设定是这样的:英国公主被绑架,而绑匪的唯一要求是电视直播首相与猪交媾的全过程。这当然成了全英讨论的热点,全国在政府有限的控制下热烈地讨论着这一惊世骇俗的事件。

然而在媒介时代,似乎电车难题又有了不同的发展。

讽刺的是,刚刚还让人们对信息异常冷漠的媒介,却把这个电车难题变成了全民狂欢。

1.冷漠
在故事前半段,人们众说纷纭,支持反对首相妥协的人都有,而据报道,认为首相应该妥协的人只有五分之一。而随着绑匪切下自己的手指,并当做是公主的断指寄到电视台,一切发生了变化,要求首相履行绑匪要求的人数比例,一下上升到九成。

一、媒介时代的电车难题

媒介时代的电车难题,被摄像头聚焦着,被民众围堵着。你可以想象越来越多的人围在铁轨周围,等待着这场生命与尊严的审判。不能说他们全无怜悯之心,但谁能否认,这其中没有夹杂哪怕是一点点的猎奇心理呢?

二、媒介即讯息?

2.狂热
接下来的断指着实给人们的冷漠一个强有力的冲击,就好像本来人们只是传说电车会来,这下确确实实看到电车开过来了,再怎么麻醉也该醒了。

官方声明播出了。这或许更能看出人们在这出电车难题中的立场。

下午四点,首相callow来到了摄影棚,而与此同时,狂欢也真正开始。我想中学生可以借助这个场景形象地了解万人空巷的真正含义:所有街道真是“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而酒吧商店等一切又电视机的地方,人们热闹地聚集在一起,世界杯也没这样的盛况。

文/姜不停
《黑镜》或许更像一部当代短篇小说而不是电视剧,浓郁的批判意味,无处不在的暗喻手法,一切都挑战着我对“电视剧”概念的认知。
 

不仅仅是第一集,《黑镜》的接下来两集也着力叙述了先进的媒介技术与媒介文化给人们带来的变化。这暗合了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理论。最重要的不是媒介所承载的信息,媒介本身就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媒介本身以及它所开创的可能性才是一个时代最重要的信息。然而媒介所开创的可能性是对人有益的吗?对此,《黑镜》似乎弥漫着法兰克福学派在文化工业上的悲观气息。但是,无论是《国歌》中的看客心态,《1500点》中对物质的屈从,还是《你的全部历史》中的猜忌怀疑,都不是媒介时代所特有的。媒介,是一块放大镜,它把人性的弱点不断地放大了,或许麦氏的另一个理论“媒介是人的延伸”可以更好的解释吧——媒介的猎奇浮躁心态,何尝不是人心的延伸。

在这其中媒介的麻醉精神功能发挥了作用——媒介提供了大量信息,人们满足于对这些信息的接触,而不再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解决。对于这则绑架案,对公众来说,也只不过是潮水般的信息中比较新奇的一条。媒介提供了那么多的信息,那么获知这些信息就够忙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何必再去参与?不过是又一则新闻,不足以让人们支持这种不伦行为,或者说,不足以让人们拉下手闸,亲手做杀人犯。
媒介,造就了人们对电车难题的冷漠态度。

“建议所有观众立刻关闭电视”——人们仰头巴巴地望着电视;

“录像或持有此视频将被视为违法”——男人按下了REC键;

在这个情境中,没有完全道德的行为,坐视不理是不作为,眼睁睁看着五个人被碾死;而拉下手闸,或许可以认为是救了更多人的性命,可是同样也是亲手杀了一个人,同时这种道德功利主义也是值得怀疑的:这一个人的命就比五个人的命卑贱?那么让我沿着功利主义的道路再进一步:如果这五个人是确认有罪的囚犯,而另一个人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呢?这样的假设可以无限循环下去,比如囚犯会改邪归正而科学家则发明了反人类的武器等等。只可以认定一点:生命无价,无价的东西乘以多少倍都是无价,价值判断无法适用于无价的东西。
首相的新闻官曾说,最坏的打算,公主被撕票,杀人犯也不是你。

更加讽刺的是,公主早在直播半小时前就被释放,被灌了药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游荡。Who
cares? 人们关心的是首相的直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