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红高粱比电影里山东的高粱要更硕实一些,在多部电影作品如《一个和八个》、《黄土地》中担任摄影

图片 1

事先说下这是我在墨尔本大学中文电影课的作业。。
如果有后来的同学搜到这篇文章,请勿抄袭啊!!

我的家乡在四川南部,也是例行种植红高粱,不过就我的印象里,家乡的红高粱比电影里山东的高粱要更硕实一些,把高粱杆子压得更弯。我们当然也用红高粱酿酒,得益于这篇热土上祖先的代代累积,四川南部成了享誉全球的白酒酿造地,不过可能是由于工艺的差别,我们的高粱酒是透明的,不像电影里是红色的,应该是各有各好。如有懂酿酒的朋友,还请多多在评论里给大伙儿分享这个门道。
电影这方面,只是爱看而已,不专业。只是看电影的时候,心中感慨良多,还是想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再次看这部电影,在大荧幕上看,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失去。不是因为日本侵略的时候说什么失去了国土,也不是什么失去中国人骨气什么的,是我的失去,一部电影让我回忆起已经失去的好多东西。
我们失去的仪式感。

(一)导演
    先从导演说起。

图片 2

    张艺谋,
陕西西安人,1951年生。中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中国电影界的一代大师。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在多部电影作品如《一个和八个》、《黄土地》中担任摄影,其摄影的大胆、创新得到了多项国际奖项。《红高粱》是他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九儿接手酒窖之后,罗汉组织大家接新酒,第一个步骤就是敬酒神,这绝对是整部电影里面最庄重的片段,一群光着膀子的汉子大唱酒歌,引人入胜,恨不得电影院也有一碗红彤彤的酒,一口饮下。现在想起来,小的时候我们是有很多讲得出由来的仪式的,即使有一些其实没什么道理。比如说观音菩萨过生日,每年三次,是家乡最热闹的事情,方圆的乡亲们打菜籽油买香烛,齐齐奔赴供奉观音菩萨的小鹅山,据说干活的人这三天要请假都是完全合理的。乡亲们背着背篓三五成群,在经由的道路两旁买点儿糖点或者什么新鲜玩意儿,然后虔诚地上山磕头,磕了就安心了,菩萨会保佑自己家五谷六畜和高堂幼童。屠夫要供个菩萨,车夫要供个菩萨,就算家里厨房,也得迎灶神的时候摆一通,哪怕是大街上的二流子,拜把子的时候都是要滴血饮酒拜天地的。我成长在20世纪最后一个十年,在西南的乡下,依然灌满了各种仪式感的事情,拜干爹、拜把子、满月开荤、百年悼词等等。毫无疑问,现在我们越来越文明了,越来越开化了,但是我们也好久没见这些仪式了,或者见到了,也不怎么地道了。前些日子到山东赴硕士班长的喜宴,观了整个礼仪,老班长时不时会提起,他的家乡是一个特别讲究传统礼仪的地方,包括新娘子几点出门,走路的方位都是有讲究的。但是到了新娘子进屋礼仪的时候,高香红案都有,秤砣秤杆儿都有
,但是不见证婚人了,见了一个微胖的穿礼服的女司仪。平时也略读些穿衣服的杂志,这位司仪的礼服其实是不太合身也不太适合场合的,但是就在这位司仪一套一套的说词下,伴着中英文结合插在U盘里的背景音乐,穿着衬衫皮鞋的新郎和穿着白婚纱的新娘子行着跪拜天地高堂的流程被送入洞房了。场面很热烈,我和众亲友都很为新人开心。但是回头想这件事的时候,尤其是我和班长都是学社会学科出身的,是觉得我们的传统仪式有些丢掉了,新的文化流进来却又不怎么成套路,就经常出现一些“我也觉得这事儿很重要想弄个仪式但是我不知道该弄啥”的事情。但毕竟最终是皆大欢喜的,也就是这事儿办得还是有效果的,而我们可能就在追求效果的时候,慢慢丢掉了仪式感的。我记得念书的时候,义愤填膺,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凌晨四五点在某三岔路口一直跪着,等第一个路过的人成为我的干爹,又或者盖房子打地基的时候要烧香摆案祭一些东西什么的,觉得十分荒谬。但是现在想想,我的干爹自从成了我的干爹,他一直在履行“神圣的职责”,对我很是疼爱,而现在我回老家
,有时候特别希望能再次看到这些类似的仪式。 永别了,狂妄

    张艺谋的父亲和两个伯父都毕业于黄埔军校,大伯随蒋介石去了台湾。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父亲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加上当时家中经济窘迫,在那种政治歧视的环境下,张艺谋从小心里和性格就受到压抑和扭曲。所以,这种第五代导演对“人性的迸发”的渴望和对”自我的释放“的追求,在张艺谋身上体现的更为明显,并在他的艺术作品中,表现地淋漓尽致。

图片 3

(二)题目
    红,高粱。

图片 4

    在艺术作品中,颜色不会单独存在,更多的是用来表达一种情感。红色在中国,代表喜庆,代表释放,代表激情和血性,也代表抗争和顽强,更是一种蓬勃的生命力的体现。
    
    本片名叫《红高粱》,改编自中国著名作家,莫言的《红高粱》。名字是一部小说,一部电影的灵魂,而高粱本来就是红褐色,这里再加上一个红字,不是强调,而是表达了电影本身的一种内涵。反过来说,其实这种内涵就是“红”。

无知者是狂妄的,我曾经小时候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念书工作,到了北京,才知道世界何其大,大神何其多,开始知道自己哪怕穷尽一生去学习,也不算个什么了不起的人,性格都跟着谦和了许多。这很明显是成长,是更文明的社会进化在我个人身上的微观表达。但是在看电影的时候,我觉得这段歌词似曾相识,而且让人热血沸腾——我想,人都是需要最原始的骄傲的。小时候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就像木叶村有家族的孩子一样,小明的爸爸是老木匠,所以小明的大哥就会木匠活儿;小红的爸爸是泥水匠,那很可能小红的叔叔也是泥水匠。而且,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都认为自己家的手艺是地球上最棒的,一个表亲家在街上开了一个酒作坊,收乡亲们的高粱,酿酒卖回给乡亲们,已然经营数十年了,该作坊老板出来和众人喝酒的时候,必然要吹嘘自己家的高粱酒是最好的,什么理都不讲,就我们家的最好。所以小时候我们都很骄傲的,路过哪个房的时候都会说“你看这就是我XX给他们盖的”,得意洋洋。城里的房子热起来了,村儿里不再是年年都有人盖新房了,而城里的房子并不是由村儿里的匠人盖起来的,原来的石匠瓦匠泥水匠木匠们都不得不外出另谋出路了。但似乎随这些“宇智波家族”远走的,还有我们原来的骄傲。出来念书之后,慢慢地,我们不再觉得自己家有个木匠或者石匠是件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了。
但我们丢失的,不仅是歌词的前半段。歌词的后半段更让我动容,一群质朴的汉子,活在这片略显荒芜的世界中,在狭窄的局部范围内,他们依然觉得这很宽阔,而且在这宽阔的底盘中——他们可以任性地不向任何人低头!十八岁的时候,我在北大的五四广场那里喝了一瓶酒,哭了好一会儿,我艳羡那些真正的知识分子,他们的骨气和骄傲,也十分地懊恼中学的时候没有想过上进,否则在这个学堂里当他们的后生也是好的呀。但是即使时间不能颠覆,我也不会说那些昏暗的中学时光一点都不令人怀念。我们三五成群,勾肩搭背,走在凌晨的大街上,一人一口抽着最后的烟,吊儿郎当地披着衬衫,感觉我们也是一个古惑仔,可以打下整个世界,谁也不怕。我们对未来毫无规划一无所知,拥有着远离政策红利的户口,以及破败不堪的原生家庭,靠着短暂又真实的义气相互取暖。大学的时候,听说一起厮混的兄弟有人坐牢了,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去看他。而前几天对一个好朋友说,可以借钱给你,但是不还的话我就会为了这几千块和你严重翻脸。我们的义气不见了,我们也学会怕了。以前我们说的是,不管是谁,欺负了我们兄弟都不行。现在说的是,为了生计,做出什么都可以理解。我们小心翼翼地在跳槽的时候和对方讨价还价,从来没有想过要说一句“tmd个税太高老子不干”。我慢慢学会认怂了,在规则之内喝酒,该叩首时就叩首,顶多只是幻想着,将来给我的儿子女儿,塑造一个让他们能认同的“了不起的老爸”。
江湖再见

    可以说,张艺谋在这部电影中不是讲高粱,而是讲这种“红”。不是讲一个故事,而是讲一种情感。这个“红”字在这部电影里意义非凡。红是新娘的嫁衣,是醉人的高粱酒,是汉子心中的渴望,是民族深深的呼喊。
        
    电影中的“红”,灵魂附着在高粱身上,被酿成高粱酒,从那些痛饮过高粱酒的人们的吼声中,把这些情绪一一地宣泄了出来。

图片 5

(三)内容
    “我给你们讲的时我们家乡那块高粱地儿发生的神奇事儿。”

乡土社会也是要讲理的,讲自己的理。老余把菜刀扔了,没割三炮的脑袋,三炮也没有轰了他的头,因为一命还一命,这是江湖规矩。以前的时候小伙儿们荷尔蒙没地儿使,斗个嘴结个梁子打打架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打架之前要先喊架,双方各自叫人来对峙,如果有地位较高的大哥出面协调了,那就要讲道理,到底谁对谁不对,不对的要买烟道歉,抽了烟,事儿就算了,这就是规矩。实在不行,那就打,但是打到对方趴下了,或者认输了,那也不能再打了,这也是规矩。而在礼俗社会之中,人的信誉也是通过江湖规矩来积累并且表达的。我们有时候在同辈中听到这样的话“说后天找你麻烦,你明天尽管踏实在街上走”,或者是“再跟你过不去,我也不能看你被别人村儿的欺负”类似的话。虽显愚昧,但是却让人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至少大家有规矩可讲。法制社会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了但步履蹒跚,而江湖也在前者的呐喊中慢慢消退,我们现在处的位置,在历史长河中有点尴尬了
。因为不在江湖,所以江湖规矩失范了,而盖了章的合同,似乎也没能带给人安全感。
噢,对了。
最后还得说,像电影里的纯纯的高粱酒,现在是少见了,有长辈嘱咐我们,现在的假酒勾兑酒,可多了。

    本片粗略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描述了从“我”外曾祖父为了一头大黑骡子把“我”奶奶,九儿,下嫁给了有麻风病的李大头,作为轿夫的“我”爷爷,余占鳌,热烈地追求九儿,最后一起经营酿酒作坊;到日本人入侵,再到最后大家和日本人惨烈斗争的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roy La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以日本人的入侵作为分水岭,本片表现了这种“红”的情感从肆无忌惮地释放,到被压抑,再到最后的爆发。

    虽然本片主要通过的是色彩,镜头等电影语言来表现导演的价值观,但与之前其他第五代导演的电影,如《黄土地》这部张艺谋也参与的电影不同,《红高粱》却有一个美好动人,而且曲折的电影情节。并且让导演想表达的这种“红”的情感,通过故事情节和人物非常自然地流露了出来。

(四)演员
    如果说女人是水,男人是泥。余占鳌是那一把黄土,九儿就是黄土上那高粱化作的酒。

    片中主要出现的两个重要角色就是“我”奶奶——九儿和“我”爷爷——余占鳌。

    先说说九儿。

    作为影片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九儿出生在九月初九,正好是酿新酒的日子,九又与酒同音,这是巧合,也不是巧合,可以说,九儿是被张艺谋塑造成的一个“红”的符号。九儿就是那红红的高粱酒。有着红在中国传统北方女性身上的那种情感。在本片的开头,那把藏在红红嫁衣身上的剪刀代表着隐忍。九儿作为一个传统女子,出嫁都得听父母的,他不能反抗父命,但却不愿屈于这种命运,敢于为自己未来的幸福斗争。后来李大头死了,酿酒作坊即将解散的时候,九儿一个人勇敢地站出来主持大局,维持了作坊的经营,还酿出了难得的好酒——“十八里红”,这种勇敢和坚强也是导演想表达的那种“红”。

    而从一开始对于我爷爷热烈地追求,和他在高粱地的野合,最后接受“我”爷爷的追求,再到最后罗汉大哥被日本人剥皮迫害后,主持大家去为罗汉大哥报仇,最终死在了日本人的枪下。这都是那种浓烈的,敢爱敢恨的“红”的情感的体现。

    如果说九儿的那种“红”的情感是那种先抑后扬的红,那余占鳌的红就是那种持续不断的,激荡喷薄的红。是那最后高歌的,响亮,激昂,敌人听见了就怕的唢呐。是那种粗野,放荡不羁,无所畏惧的生命力的体现。

    从抬轿时对新娘的调戏,再到遭遇劫匪时第一个挺身而出救新娘;从在高粱地高歌地勇敢追求,到醉酒后对九儿的大胆告白,无一不体现了这种情感。后来九儿被劫走,余占鳌不要命地向土匪秃三炮讨回公道也体现出了那种无所畏惧的精神。

    再到最后本片的高潮,日本人的入侵,张艺谋用最浓重的色彩,表现了这种情感。被铲走的高粱地,表现了这种“红”的情感被压抑,人们被敌人奴役着,渴望爆发。余占鳌喝下高粱酒,大吼着用高粱酒当做炸弹炸毁日本人的车,将最激烈的情感爆发了出来。那日蚀时漫山遍野的红,也张艺谋想通过男主人公,将他儿时那种压抑的情感释放了出来。

(五)符号和仪式
    最后再说一说电影的符号和仪式。

    这是一部充满符号和仪式的电影。最突出的两样就是高粱酒和祭酒神。而符号和仪式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象征意义。
    
    高粱酒作为一个重要的符号,可以说是代表着这种“红”的情感的载体。

    而祭酒神的仪式则是对这种情感的讴歌和赞美,已经把这种“红”当做神一样来崇拜了。经过仪式洗礼的情感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情感,而是升华成了一种精神,一种中华民族的“红”的精神。

    片中一共有两次祭酒神的仪式。第一次是九儿到十八里坡后第一次酿新酒,酿的新酒还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十八里红”,这是全片九儿第一次喝“十八里红”,这里象征着十八里坡已经不是那个人人厌恶的麻风病人李大头的十八里坡了,这里已经被九儿带来了这种“红”的精神。也为后来从前的这里的恶人秃三炮,也在日本人入侵时,竟然首当其冲与之抗争做铺垫。从而表现了,这种“红”早已融入在了这里每个人身上,甚至可以说是象征着整个民族的身上。

    第二次祭酒神是去找日本人报仇的时候,这次余占鳌和还年幼的“我”爸爸都喝“十八里红”,而且还是带火的“十八里红”!象征着这种“红”的血性的传承。后来在于日本人交战时,他们用高粱酒作为炸弹,竟然炸毁了日本人的车。象征着这种“红”的精神无所畏惧,敌人在这种民族精神面前,不堪一击。
    
    从这些符号和仪式的象征来看,这部片子虽然融入了历史成分,但这种历史也更多的时为了象征那些外来的敌人,片子的象征意义大过了实际的意义。

(六)
     一部用感情铺陈的神话。

    很多人说张艺谋善用颜色,《红高粱》也是其中一部。我赞同也不赞同,我认为从更深的角度去看,张艺谋善用的是情感。《红高粱》用了中国最传统的颜色红色,一部表达了中国人最原始情感的电影,怎么能不打动人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