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讽刺什么也没有

首先声明,我对冯导还是充满敬意的,毕竟是纵横影坛多年的前辈。只不过片子被自己重文化还是重商业的心态折腾的早就不会讲故事了。

我对好的商业片和故事片的最基础的判断标准,首先是不是有个好故事,逻辑严谨,有启发性有力量有笑点泪点有人性;叙事是否通顺,文学叙事的部分,预设危机与解决危机的过程,视听叙事的部分,是否有独创的或有新意的设计并且同时是否为文学叙事服务。对社会性的投射是建立在对人性模拟的基础上进行的,正如我老师曾经在课堂上探讨过的问题,电影里的社会不是真正的社会,真实的社会也不是能被反映的。

所以当编剧和导演企图用电影来讽刺社会的时候,他们在影片中建构的社会真的是普遍存在的社会了么?还只是部分人眼中的社会,亦或是他们想象的社会形态?当然,艺术家有权利主观的表达自己,但同样没有权利强迫他人接受自己。

而文学叙事的部分,私人定制可谓失败的一塌糊涂。首先,三段式的结构注定了影片的组合式与拼接式从而不能有完整的故事发展线索,而使每一个段落变成小品,每一个段落的结尾只能以发现结束,而每一个段落开头都需要重新建构故事开端。三个段落重复故事发展过程,必然会浪费观众的心理预设,形成松散、枯燥乏味的局面。三个段落的并行,大大削减高潮部分的力量。从内容来看,文学语言用直白的讽刺企图展现当下社会不同人的精神需求,但人物刻板符号,缺乏深度和人性。造梦小队的四个人一直在表演,从未有发现,人物没有变化,没有前后形象的改变和对比,表演也停留在视觉化符号化的浮夸中。三个大客户分别是范伟、李成儒、宋丹丹,所扮演的求官的平民、求雅和才的导演、求财的穷人,采用刻板化的表现方式,完全没有新颖的富有人性的设计,而沦为符号和概念的堆砌。

关于电影化表达,电影通篇已经沦为念白,没有戏剧化的冲突、张力和内在的矛盾,只是展现符号,讽刺只是浅显而又直接的台词,完全没有运用视觉与画面进行构建,简直失望之极。唯一值得肯定的镜头是给导演造梦段落,最后导演在舞台上如精神失常的弹棉花,和台下坐着的四个人冷漠的观看。这一场景,空间狭小形成被挤压的心理感受,四个人并排坐着整齐划一的形式感所形成的荒诞有表现出来,所谓的造梦师不辨是非的冷漠有表现出来,但很短暂就结束了。冯导的意图很简单,至少通过电影传达的很简单,就是讽刺,除了讽刺什么也没有,除了对白的讽刺什么也没有,多苍白。

关于导演把电影作为媒介,这大概是引起众多人反感的很重要的原因了。电影,尤其是商业电影,面向社会大众,要接地气并被观众理解和认同,就像冯导在第二个段落讽刺的那样。但,商业电影之所以作为媒介广泛传播,主要原因并不是它的说教性和讽刺性,而是以故事性为核心,娱乐性为辅助,视觉化为表达。别又想只表达自己,又想所有人认同你,这才是流氓精神。

再就是建构类型。。。算了懒得说了。。。总之这不是荒诞剧也不是喜剧。类型建构是个大工程,下次吃完饭再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