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然后让李雪莲的前夫跟李雪莲结婚

图片 1

在告状的过程中,李雪莲遇到各层官员的推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卢小威同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中国人最讲方圆,方是居庙堂之高,圆是处江湖之远。在李雪莲所在的县城省市地界,画面是圆形画幅,透过这个圆,可以看到范冰冰优美的背,看到人影幢幢的市井、看到觥筹交错的酒宴,看到江南水乡的静谧。在北京的部分,使用1:1方形画幅,因为北京代表着森严的规矩,辉煌的大会堂,戒备森严的哨岗;而在片尾事过境迁之后,变为流行的宽银幕画幅,让人有一种拨云见日的快感。

看完电影之后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假如我是政府官员,我遇到女主李雪莲这种人,我会怎么做?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李雪莲这个案件,很简单,一,她为了分房子(或者躲计划生育)跟丈夫说好假离婚,离婚之后事情办好再结婚,二,准丈夫在离婚期间背叛了她,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三,李雪莲很生气,决定跟前夫离婚,对,是要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离婚,就是要那种在民政局的办离婚手续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我TM这辈子再也不要跟你过了的离婚,而不是那种想着我们这回终于钻了政府的空子大赚了一笔等离完了再复的离婚,四,而想要达到这种真正意义上的离婚,就必须先让李雪莲的前夫跟他现在的夫人离婚,然后让李雪莲的前夫跟李雪莲结婚,最后让李雪莲跟丈夫再来一次离婚,对,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婚,五,然后李雪莲就满意了。嗯,不算难嘛,好了,现在我们来考虑考虑怎么操作,哎你还别说,我做房产这么久还真遇到过类似的案件,其实法律在假离婚方面还真不是一片空白的,很简单,一,在特定情况下,假离婚之后,只要有一方反悔且双方都还是单身,法院查明后,准予直接复婚,二,只要有一方已经结婚,新婚姻的合法性就绝对神圣不可侵犯,即无法复婚,三,假离婚的婚前财产视具体情况分割。所以李雪莲的情况主要是属于第二种,这是肯定不能复婚的,但她在婚前财产分割方面,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的,而鉴于李雪莲只是单纯地想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婚,所以我作为政府官员,就只能跟她说一句:“金坷垃,你就不要再想啦,不可能哒!”当然李雪莲是属于法盲那种的,我作为人民的公仆,还是会给他普普法的,记住哦,一定要给她普法哦,如果不给她普法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对,市长都得下台啊!
综上,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在故事层面还是有点偏弱的。
然而,这部电影有一个大杀器:圆形画幅。看电影老是看方形的画面看腻了不是?得,咱这回给你整一圆形。我去,我在电影院看的时候心里想,这TM什么感觉啊,上帝之光啊,Apple
Watch的watchOS啊,月亮啊太阳啊橘子啊葡萄啊大饼啊荷包蛋啊,各种和谐,各种美啊,天,就冲这圆形画幅,我愿意给这部电影打一万分,冯小刚的形式主义一玩就是大师级别啊,真的,这感觉就有点像吃了一辈子的方便面突然吃到了米饭,这酸爽,如果你经常吃方便面你肯定会懂的。

影片最独树一帜之处,就是早已人尽皆知的圆形画幅。冯小刚在访谈中说,受到加拿大导演泽维尔·多兰的电影《妈妈》启发,匠心独运地使用了三种画幅:圆形画幅,1:1方形画幅和宽银幕画幅。

我们生活中很多事不就是这样吗?女人有女人的难,强者有强者的苦,官大人有官大人的委屈,草民也有草民的心酸。李雪莲为多分一套房,多生一个孩子钻法律空子和丈夫假离婚、丈夫出轨把假离婚变成真离婚、官员不真心体察民情,出了事又反过来跪舔群众,这些人都真实生活在我们身边,这些事都发生过不止一次,你看着屏幕上李雪莲的故事,总能想起自己。

与李雪莲再次相见,她把骨汤店开到了北京。窗外的北京站,成了她精彩后半生的新起点。

她举着个“冤”字拦住了县长史为民的车,县长不理她。她跑到市政府门前静坐,市长怕影响“文明城市”评选,让人把她带走。下面的人却会错了意,把李雪莲拘留了7天。

图片 2

于是,一个农村妇女和前夫、官员们的斗争开始了。

告状十几年,我们不得不说李雪莲执拗,能做潘金莲的女人不少,能活成李雪莲的真心不多。但很多人面对委屈时,难免采用错误的应对方式。要么盲目原谅,然后在痛苦中煎熬,要么死死纠缠不放,不到绝望不撒手。

李雪莲最后的开解,充满着特有的冯氏幽默,范伟一本正经地劝她不要吊死在自己的桃园,要死可以去对面老曹的果园,因为老曹是他的死对头。最后制止李雪莲死亡的果农范伟,想法很单纯,不是出于对李雪莲的怜悯,而是不给自己找麻烦。李雪莲笑了,有必要告诉全天下自己不是潘金莲吗?自己是谁从来都不重要,甚至自己死了,只要不影响别人,就无关紧要。一直以为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她突然明白,换棵树,可能别有洞天。

李雪莲拎着腊肉跑去找法官主持公道,她的诉求非常奇葩,先判离婚是假的,再复婚,再真离婚。但法官王公道没有给她想要的公道,遵循法律程序,判了她的离婚是真。李雪莲从此走上了上访之路。

《我不是潘金莲》正如刘震云之前的作品,打量着生活,剖析着人性,从荒诞故事中渗透出辛酸和无奈。李雪莲为了一个理,一口气,告状十多年,把一个县的官场折腾的天翻地覆,一串官员被拉下马。李雪莲成为官场的一颗不定时炸弹,官员眼里的小白菜,前夫嘴里的潘金莲,自己心里的窦娥。而事实上,这个理,从一开始就没有立足之地,理亏的是她本人。

图片 3

原著中讲全世界只有牛知道李雪莲的苦,因为当年李雪莲跟前夫商量假离婚的时候,只有牛在场,只有牛知道离婚是假的。李雪莲问牛,要不要告状,牛点头了,她就去告了。十几年后,牛死了,临死前李雪莲又问它,要不要告状,牛摇头,李雪莲决定听牛的话,不告了。

不得不感叹电影中配角的出色演出,赵大头对李雪莲有爱情,又有着让自己儿子转正简单的想法。一个县法院院长,从头至尾没有丝毫官相,用生命演绎着“苦逼”二字。史为民谨小慎微,有些善良又有些窝囊。贾聪明把自己的聪明变成笑话,还需要领导给擦屁股。老首长一拍桌子整个电影院鸦雀无声…..赵立新、张嘉译、大鹏、郭涛、张译,这些男性角色,各有特点,角色各有各的功能,合在一起,就是一幅生活百态图。

乡下妇女李雪莲,和丈夫为了房子和生二胎而假离婚,谁知丈夫秦玉河乘机跟别的女人结了婚。假离婚成了真离婚,李雪莲气不过,告到法院,要让法院判定他们的离婚是假,结果败诉,愤懑中流产。折腾一番后,她要前夫秦玉河一句话,离婚到底是不是真的?秦玉河却当着众人的面,戳穿她婚前就不是处女,是现代潘金莲。

一场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加上丈夫的负心和污蔑,让李雪莲憋屈无比,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选择。她决定将前夫告上法庭,她要告诉所有人——“我不是潘金莲”。

李雪莲更觉得冤枉,决定去北京告状。不仅要告前夫秦玉河,还要告市长、县长、法院院长。

何苦死缠,唯有放下才是解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