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彼岸》完全能够视作八个平安无事的传说来看

《太平轮》这部电影,略微关注电视市场的人都应该知道,在如此制作班底和明星阵容的支撑下,去年上半部的票房可谓是惨不忍睹,而这下半部选择在暑期档上映,面对争议纷纷的《小时代4》,娱乐到底的《煎饼侠》,口碑逆转的《大圣归来》和刚刚超越《泰囧》成为华语电影票房新冠的《捉妖记》诸多国产电影的围攻之下,不仅票房继续兵败如山倒,就连排片对于这样一部大制作的电影来说也是少得可怜。我之前想在旅游期间在大理顺便观影,结果发现大理整个城市一天中只有3场电影院加起来排了6场,只得作罢,待今日才有机会走进电影院。

看完下半部《太平轮·彼岸》,毫无疑问地我觉得比上半部好太多,不能说救场的徐克的就怎么化腐朽为神奇了,只是剪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已,不再像上半部一样支离破碎、没有条理,演员们的表现也都保持正常的水平,就连一直被诟病的黄晓明也没有怎么拖后腿,诸如俞飞鸿、王千源等配角更是不能忽视的亮点。下半部能够到达这样的水平,还得是归功于整个剧组兢兢业业地付出,每一帧考究唯美的画面,扎扎实实的多人场景,朴实逼真的特效,由点到面的表演,还有导演满怀诚意的一份寄托。

我个人认为,这算的上是一部好电影。说起海难,所有的人都会想起那部曾经让世界惊叹的《泰坦尼克号》,关于这部经典里的值得称道的桥段可谓数之不尽,而如果说《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是惨烈不失一份优雅和人心的美好的话,那么《太平轮》的沉没就是在人的命运在时代的风暴中无助飘摇的背景下绽放出的人性的斑斓色彩。

在看本片之前,就了解到了电影的两首推广曲,一首是林夕作词、罗大佑唱作的《穿越漩涡》,不仅唱的沉稳有力,歌词更是一大亮点;另一首是李健改编的旧作《假如爱有天意》,被李健清亮温柔的音线演绎得岁月静好。两首歌可谓是相得益彰,一首是爱恋柔情,一首是磅礴热血,恰好体现了影片的两大主调。

电影本身,取名《太平轮·彼岸》,而不是简单的“太平轮下”,似乎是有意识地在和上半部划开一点界限,而事实上,《太平轮·彼岸》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看。影片的前几十分钟,不断运用闪回来点滴串联起来了上半部的故事,也让人感慨上半部两个小时其实也就讲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内容。而《太平轮·彼岸》本身的故事内容,比起上半部简单的三条线的爱情故事的框架,更加的丰富和立体,更加全满地塑造了那样的一个时代。故事里不仅有国军高级将领雷义方和妻子周蕴芬的生死别离,不仅有台湾医生严泽坤和长泽雅美扮演的日本姑娘的隔海虐恋,不仅有通讯兵佟大庆和命运多舛的落魄女子于真的阴差阳错,还有王千源和俞飞鸿扮演的国军小夫妇,还有林保怡扮演的无良奸商,还有秦海璐扮演的风尘女子,还有严泽坤奋不顾身投入革命的弟弟和顺从的改嫁严泽坤的大嫂,还有泡在海水中的时候终于暴露出人性丑恶的一面的那些个流氓地痞。整个动乱的时代,就被这样一对对主角和更多的一个个配角全方位地支撑起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导演吴宇森一笔一划写给我们看的动人故事。

对,一部电影就像一本书一样的厚重深沉和认真仔细——然而就像书已经不再是人们阅读的宠儿一样,这部电影依然逃不开它折戟的命运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爱看书的呢?
曾几何时,我们看书还是充满期待地从第一页开始看起,走进故事里的时候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样欣喜,邂逅喜欢的人物恨不得站在他的面对尽吐心声,情节的反转让我们提心吊胆又大呼过瘾;而现在,我们更喜欢在手机和网上阅读,更喜欢看标题是多么标新立异地吸引人,更喜欢关注作者前两天在微博上和哪个明人撕过逼,更注意书的外封上有哪些专家的“真诚”推荐,更喜欢知道什么样的文章读几篇能够彰显我们的“情怀”和“逼格”。
对电影,也是一样。如今的电影,如果没有噱头,没有“情怀”,就算质量上乘也未必能牢牢吸引住市场。电影早过了“中国式大片”初期依靠“全明星阵容”就可以确保票房和口碑的年代,如今的电影,各种营销模式数不胜数却别出心裁。“接地气”的电影未必接地气,而是让你觉得不看你就不“接地气”;有“诚意”的“良心之作”未必就是佳作,但是会让你觉得你看完了不在朋友圈夸两句,你就没有“良心”;青春片“堕胎”是噱头、“不堕胎”依然是噱头上长出的“噱头”;今天有演员写影评,明天就有导演写情书。
在这些八仙过海一般的巧妙招数面前,吴宇森的《太平轮·彼岸》真的就简单的像一本书一样。

前几日在猫眼论坛上看到吴宇森自己在《太平轮·彼岸》电影条目下的留言,有这么一句话让我触动——“我只是希望观众不管在什么时候,在现在,或是往后的几年,也会发现这部电影的好的地方”。可以看出,吴宇森对太平轮的“沉没”是有他自己的一份不服和执念的,我却要感谢这么一份不服和执念,让我们在逐渐趋于浮夸娱乐的国产电影中还能看到这么一部充满真正情怀和大度气魄的严肃大片。

当然,我还爱看书,也爱看真正有干货的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