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有那样笑容的先生应该享有温暖的情爱,看《三月照相馆》那部影片的时候正值十一月的三个晚上ca88

看《八月照相馆》这部电影的时候正值十月的一个夜晚,虽是深秋时节,但重庆这座城市的上空还残留着夏天的气息,白天的湿热,夜晚的干燥,还有那些伴随着天气躁动不安的情绪,对甜腻的冰激凌的眷恋,黑夜里骑单车风呼啸而过的快感,都统统没有消却。转眼之间,冬天已经严严实实地扑面而来。
电影开场,伴随着不经意的背景音乐,干净狭窄的街道,枝叶浓密的绿树以及投下的阴影,路旁停靠着的连成一排的车辆,稀稀落落的路人,吃着甜筒的少女抬起手附在眉上遮挡阳光,头顶上方透亮的天空和几朵漂浮的闲云,男主角余永元俨然一副大龄男青年的模样出现在视角,随风扬起来的短发,棕色圆框眼镜,穿着简单随意,灰色衬衣卡其休闲裤,骑着红色的电动单车穿梭在城市当中。
夏日无疑啊。
炙热的太阳灼烧着大地,他坐在附近学校的操场上,想起小时候,想起母亲,想到有一天我们终会消失,所有人。
故事的主人公正相识于这个炎热的季节。永元经营着一家从父亲手中接过来小照相馆,照相馆的橱窗里挂着喜欢过的女生的黑白照片。感情上虽是孤身一人,但过得很快乐,对待来人和和气气彬彬有礼,笑容常常挂在脸上。女主角金德琳年轻可爱,天真无邪,是每天穿着干净制服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交警。因为工作的原因,德琳常常去永元的照相馆冲洗照片,一来二去,两人自然熟识起来。
故事原本平淡无奇,无非是一场相遇,相识,相爱。可偏偏在故事的一开始,永元便预知了自己的死亡。好在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什么改变,照相馆还是每天正常营业,爱意在细枝末节中滋长蔓延。树荫下吹着热风吃一支长条雪糕,午后坐在沙发上小憩时平静的模样,电风扇机械地旋转,单车上迎着风错开的脸庞,紧紧搂住的坚实的腰,工作室里聊起的一桩桩琐事,大雨天里躲在同一把雨伞下,雨夜的失约和漫长的等待,游乐场坐过山车时紧握着手的尖叫,和那些所有分享过的冰激凌。后来,后来好像我们都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对方,后来天气转凉了,夏天在远去。
再后来你一个人在夜里蒙着被子狠狠哭泣,我每天下班后的傍晚,天沉沉地暗下来,你的照相馆都黑着灯,我给你写的信全没有回应,夜里想起你时,我把你告诉过我的鬼故事讲给朋友听。
从秋天到冬天,从落叶到大雪,照相馆再也没营业,我再也没有见过你。
深夜狂欢之后的女孩,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哭红了双眼,镜头前女孩面朝着照相馆,远处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地朝玻璃橱窗砸去,赌气般地默不作声。
影片的最后,永元独自坐在照相馆内,整理着旧物,没有寄出的回信,相簿里的旧照片,为自己定格一张坐姿端正面目祥和的遗照,生命戛然而止。
漫天飘雪的冬天,街道空落落的,女孩再次来到你的照相馆前,砸碎的玻璃早已修补好,左侧橱窗里有你为她拍的那张照片。
整部影片的进程随着永元和德琳故事的发展温吞如水,像坐在蓝天白云下,沐浴温煦的阳光,读一段细水长流的爱情。镜头前的人与物不动声色,细节之处皆是闪光。影片又译作《八月圣诞夜》,对比之下,我更偏爱这个名字。八月是盛夏时分,空气里无处不弥漫着张扬跋扈的气息,可曾有过圣诞夜。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真真切切的等待与渴望,源自于心,情感流淌,像曾经拥有却又终将错失的爱情。相遇,再告别。不,根本不需要告别,那些欲言又止,相视一笑,眼神的交汇,并肩的行走,牵手和拥抱,都伴随的夏天的隐去销声匿迹。也许爱情,原本就无谓结局,无谓天长地久,如同永元在大雪天里最后的独白,“我明白爱情的感觉会褪色,一如老照片,但你长留我心,永远美丽,直至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谢谢你,再会。”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影片一开始,我就有一种被宿命的静穆震慑到的感觉。但是随着整部影片在一种淡淡的、平稳的、安静的基调中缓缓展开的时候,男主角那如冬日阳光般的笑容深深的打动了我。拥有如此笑容的男人理应拥有温暖的爱情。可是,爱情来了,人却不在了。看过太多的以死亡为主题的影片,对死亡的诠释,无非是悲痛、恐惧、无可奈何。但是《八月照相馆》对死亡的诠释就像一条缓缓汇入大海的小溪流那样平静。
  余永元,这个身患绝症的男人,每日按时吃药,按时去医院检查,白天在自己开的照相馆工作,晚上买菜回家,帮父亲一起做饭。普通、简单、朴实,拥有最灿烂的笑容。这个普通的男人,在他生命最后一段时间里,遇到了一个像夏天一般灿烂的女孩。我喜欢韩国片,就是喜欢它的细腻。这部片子亦如我很喜欢的《我爱你》、《母亲》一样,导演用细腻的表达,一点一点地敲开我的心门。
  他的心里住着一个小孩。一开场,叫醒永元的不是闹钟,而是一段校长的开学发言词。他骑着红色小电摩的时候,也是伴随着孩子们的歌声,接着切入了学校晨练的镜头。第一次在医院的片段,是他跟坐在对面的小孩在逗着玩,而且玩得特别开心。这些都是导演给我们的暗示,他像一个小孩一样心地善良、爱笑爱玩、乐观得无忧无虑。小孩们来照相馆从集体照中放大自己心爱女生的照片,他能跟小孩打成一片。这部影片是在讲一个死亡的故事,但是丝毫感觉不出死亡的逼近。这一切都显得这样的温暖贴心。永元表现得像一个小孩一样,全然不知道“死亡”是谁。他完全以一个平静的心态在面对死亡,甚至夜晚回到家里,家人的表现也是平静的。他帮父亲切土豆,洗大葱;和姐姐一起比赛吐西瓜子,一切都是平淡而温馨。全片只有两处达到感情的宣泄高潮点,他面对死亡的脆弱无助得以爆发了。一处是他蒙在被子里独自抽泣;另一处是和朋友喝醉酒在派出所,眼泪的倾眶而出泄露出了他潜藏的秘密,最后他在朋友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整部影片都在采用“克制美学”进行叙事。在平静叙事中,这种剧情的安排是导演对死亡作出的最真实表达与诠释。
  他的女孩永远不会褪色。已经30岁的他,之前有一个一直喜欢的女孩,名字叫芝泳。但是他的执着没有换回芝泳的爱,而是她早已嫁为人妻,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尽管丈夫赌博暴力,芝泳仍旧默默忍受自己的选择。当照相馆橱窗里,芝泳的那张黑白照被她要求取下来的那一刻,永元知道,这一段爱情已成为过去的回忆。但是他仍然还是很乐观的活着,堆着他那标志性的满脸笑容去对待别人,所以缘分让他遇到了女交警德琳。同样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做着惹人讨厌的工作,甚至可怜到被人赶出来,连吃饭都没地方去吃。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从小到大,吃个冰淇淋都是一场你争我夺的小战争。身边男生居多的她,很少化妆,为了永元一句话,去买来化妆品化妆,穿上漂亮的衣服,只为给那一个人看。一个鬼故事,一瓶饮料,一个冰淇淋就能让她笑得像夏天那样灿烂。直到那天,照相馆开始挂着停止营业的牌子,她再也找不到心爱男人的踪影。她每日徘徊在照相馆外踱着步,不坐公交只为重温一下曾经一起走过的夜路,把信悄悄的塞进照相馆的门缝里。到后来她因思念而不得起了愤怒,捡起地上的石头砸烂了照相馆的玻璃。这一系列细节的叙述都把一个女孩的等待刻画得细腻入微。另外一边,永元因病情恶化住进了医院,姐姐问他相见谁,他说没有谁要见的。他其实相见德林,但是害怕见到她。他去德琳的新工作地点找她,坐在咖啡馆里,远远地看着她在忙碌地工作着。他也爱上了这个女孩。最后一个镜头,德琳看着橱窗里永元为自己拍的照片,灿烂地笑了。他的爱不会像老照片那样褪色。德琳在他心里会永远美丽。
  他的照相馆照的是一幅众生相。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整部影片不光是一部爱情片,他还包含了亲情、友情等等不同的内涵在里面。印象最深的的片段要数永元教父亲用遥控器那段。永元得知自己的时日不多了,想到父亲还不会用遥控器放碟,以后自己不在了该怎么办。于是他教了几遍操作流程给父亲看,父亲年老了依然记不住。永元最后感觉像是烦躁地离开了,其实并不是烦躁,而是他在伤心。父亲说到,以前都是和妻子一起看这部影片的。可是现在妻子也不在了,只剩儿子有时间陪他看了。所以,他更加伤心,让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他以后还在该有多好。还有那位老奶奶。为了给家里人留下自己最美的照片,晚上穿上了她最漂亮的粉色的韩服找到永元,让他再帮自己照一张照片。这一段也是与后来永元替自己照一张照片当做遗照相呼应的。永元把扣子逐一扣上,整整衣服,都跟老奶奶穿粉色韩服的感觉是一样的。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一定要把最美的自己留在照片上。还有几个兄弟几十年不变的友情,还有喜欢用头发遮着脸的不够自信的女生,还有忍住笑扮酷的拳击运动员……每一张照片都在诉说着一个故事,每一张笑脸背后都有不一样的生活。
  你是我的八月,却在离来年八月还有八个月的圣诞节把爱铸成永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