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平静的述说里

    “在天黑以后,往热闹地方躲,跟着别人努力快活,可惜心里头,有定时的闹钟,提醒你有多寂寞。”张镐哲的《谋杀寂寞》,歌曲本身的气质与这部电影相去甚远,歌词却是最经典的一句话影评。
    《迷失东京》拿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这一点总是被当作宣传标签,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别人会跟我一样白痴,根本不经过大脑就以为这说明它是个“剧情片”。其实剧情简单得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个年逾中年的过气电影男星在东京拍广告时,偶遇同住一个酒店的初为人妻的年轻女孩,发生了一段短短的暧昧感情。
    节奏舒缓,清新淡雅得如同一首散文诗。它不是小说,不刺激、没悬念、没有起承转合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急转直下出人意料的结局,更不玩什么把戏需要调动脑细胞去思索,它就像一个沉静的女子,浅浅地、低声述说着一个简单的故事,没有夸张的表情和丰富的肢体语言,但这平静的述说里,这平静的语声、音调和气息里,弥漫着一种情绪,不知不觉使人沉静,不知不觉被这氤氲的气息攫获。
    这种节制,比《春逝》有过之而无不及。
    的确,它出自一名女导演的手笔, Sofia
Coppola。对我而言这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她的父亲却如雷贯耳——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一部很男人的电影——《教父》的导演。
    《迷失东京》很女人。
    上流社会的寂寞,也是寂寞,甚至更寂寞。即使身处喧嚣的不夜城,有彻夜的华灯、流动的霓虹,有酒、爵士乐,但握着遥控器不停地调换频道、在宽大舒适的床上辗转无眠的,一样是无可逃遁的寂寞。当我的寂寞遭遇了你的寂寞,会发生什么?
    我不喜欢总是有人喜欢用“婚外情”这个词来标注它,事实上奔着这一点来看片子的必定要失望。一切并没有明确的开始,如同两味化学试剂,才刚刚开始感觉到对方的气场,觉察到这是可以与自己发生反应的一方,朦朦胧胧中这一切就结束了。
    电梯里礼貌性的两个轻吻,是为道别,其实更像是稍稍捅破窗纸的开始,都蠢蠢欲动、心有不甘,但谁也不敢冒冒然,谁也没有失去理智。这两个吻,礼貌、生涩、干净。
    最后的那个吻却很洒脱、自然,因为彼此都明白:在此之后,他们将背道而驰,各自回到原有的生活轨迹——即使他们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背离过,甚至连预谋背离的念头都没有过。
    这个感觉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嫌沉,少一分不韵味。
    一个吻结束这场未曾开始的暧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