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熹贵妃在青樱去见姑母前,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围着皇上坑蒙下毒

熹贵妃是一个既不怕来事,也不怕挑事的人。 她与弘历见面初议景仁宫的死因,
直截了当就挑了最敏感的话题: 为何是幽愤暴毙,不会是自裁吗?
这让头天晚上已知毒药是太后送去的弘历很警醒。
自家额娘能有今天,凭的是做事滴水不漏。 一个明显能让自己被拖下水的问题,
自己还能带头说。 嘿嘿, 额娘给大家准备的答案一定会是个surprise。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都有可能。
他虽然也许暂时还猜不透缘由,但在青樱回话前,
还是紧张暗示青樱说话要慎重。
青樱没有和张廷玉结盟,没有供出景仁宫是被毒身亡。
按照青樱对熹贵妃的坦白: 留着自己,可以帮熹贵妃证明清白。
熹贵妃果真把自己的身家清白全部押在一个小丫头的觉悟上吗?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 假如青樱孝且迂腐,看着张廷玉递上的机会,
在痛失姑母的情绪左右下,激情急于给姑母报仇。 当场说,姑母是被毒死的。
好吧,我们有请宗人府来查案。
大清宗人府没有上帝视角,只查到那个装毒的空瓶子。 这瓶子各位觉得眼熟吗?
除了景仁宫有一个,青樱的房间里还有一个。 而且我可以向各位保证,
这毒药的包装熹贵妃保证是全球限量发售,设计独特,仅此两瓶。
拜托,这是毒药。 又不是消食护胃的含片,
流水线大批量生产,居家必备,大家长得都一样。
你说我怎么知道熹贵妃这没有机会实施的脑洞?
因为熹贵妃在青樱去见姑母前,就在好心情的叠锡箔了啊。
她自己身边多年老仆人都在说, 肯定不是给青主子叠的,哼,她也配?
既然从主子到奴才都觉得十拿九稳是景仁宫死,
下毒这种事,闲杂人等还是越少越好。 让青樱知道,是因为青樱有用。
混淆谁送去毒药这条线索。 难怪她开心的叠着锡箔呢。
也难怪她不怕和皇上提自裁挑事端。 她和张廷玉也能义正言辞的吵起来,
没事,说亡者素来和太后是不睦之人,
等着就是你们的捕风捉影,熹贵妃可以自证清白。
如果青樱送了毒药,她算计着青樱人性中的恶。
如果青樱没送毒药,后面心疼姑母,把事情闹大, 她算计着青樱人性中的善。
保底去掉老的,赚了就是一锅端。 青樱没让她一锅端,她非常好奇一个问题,
所以一定要留下来等青樱探口风。 不是嘴上说的让皇帝知道,那是借口。
再说她都自己挑事了,皇帝当然知道且表过态度了:
我现在正面干不过你,我表面怂着呢,听额娘的话。 她好奇的问题是:
谁教青樱避开了第二个把自己折进去的陷阱? 如果是景仁宫教的,那没什么。
反正这辅导班属于死前突击,太仓促, 只会教步骤,不会教解题思路。
最怕的是,没有教! 天赋型选手,自己悟出来。
她听了青樱把姑母的教学现场还原了一遍, 果真没有教。
这到底是青樱隐忍的直觉,还是实际明白利害关系, 她暂时搞不清白。
只能让青樱活着,等以后测试。 此外,从这个侧面来说,
景仁宫的败亡是有道理的。
你老人家和熹贵妃斗了那么多年,都没归纳总结人家套路吗?
辅导学生都只辅导一半。 这个老师,天资不行。 熹贵妃这利用情绪杀人无形,
恐怕常用常成功吧, 不然也不会尘埃未落定就得瑟青樱的锡箔谁打理。
景仁宫斗了半辈子,还想不到第二个陷阱,活该她败局。
到死都被对手玩得团团转。 “利用情绪”这个想法,
让我重新审视陈冲演绎的景仁宫。
作为熹贵妃的手下败将,她应该常吃情绪化的亏, 才会老是让熹贵妃钻空子,
于是日积月累的形成自己败局。 你看她养的儿子也是情绪化明显的妈宝男。
熊孩子的表现源于父母的教养。
她若真有临危不惧的气度,也就不会败的一塌糊涂。
别看斗争口号喊得震天响,心思其实真和市井大妈没啥区别。
地位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气场。 所以,
陈冲演绎的浮夸才是真的贴合这个人物真实的个性。
什么样的人唱什么样的戏罢了。 发自我的 iPad

宫廷剧里,皇上像一朵白莲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馒头渣炒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傻得“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

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围着皇上坑蒙下毒,

手上动不动就能闹出人命的。

她们是怎么能集体选择性失忆放过蠢且纯的皇帝,

而不走垂帘听政这条路的呢?

好歹高阶版的几位出场配置都是大家闺秀,

我国史书上太后当朝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

娘家人就没人出来做个创业指导?

不能够啊。

小皇帝的收盈明显比成人皇帝来的有保障啊。

皇后还有轮C的可能性,太后出道就C位,

谁特么即便有贼胆,也没贼心操作这事啊。

老祖宗没教过啊。

真正开创新道路的创始人,操作起来,好难得哦。

所以嘛,

一个编剧老老实实编故事的宫廷剧,

首要条件是:皇上不能蠢。

不然先驾崩的一定是他。

当太后比当妃子爽,

反正都是独守空房,前者权益比后者大。

这剧第一集就展现了一个心思远比女人深沉的皇帝。

不是说弘历,哥现在还嫩点。

我说的是他第二集就嘎嘣的爹:雍正。

弘历只是去养心殿为青樱求一个容身之处,

因为希望特别渺茫,

话说得特别明白:只要能嫁给我,名分不重要。

嫁给弘历可以得到什么身份?

嫡福晋,侧福晋,格格。

格格品位最低,

弘历的心理预期基本可以锁定格格。

可是他爹却大手一抬,说看在弘历的面子上:

给青樱侧福晋的位子。

明显不仅仅是给青樱容身之所,还有地位。

为什么?

答案在景仁宫废后和青樱的一句家传绝学上:

乌拉那拉氏没有前朝重臣,只有后宫女人。

我能想到的垂帘听政创业之路,不好意思,雍正也能想到。

我就开开玩笑,雍正是有实际担心。

他担心,如果真如熹贵妃所有心思走,

弘历得了富察氏和高氏这对“花好月圆”,

而没有一个不受熹贵妃摆布的有地位异己留在弘历身边,

嗯;他儿子生了他孙子,

就离自己驾崩之日不远了。

这对姐妹花背后站的家族都是朝廷重臣。

富察氏是熹贵妃自己吆喝出来的,

比太后娘家势力还厉害。

高小姐为什么雍正和熹贵妃都心心念念惦记着,

让弘历一定要娶呢?

听一下高小姐他爹的官职:两淮盐运使。

盐在清朝是谁都离不开的,类似今天的汽油。

所以,骂三阿哥弘时的那些结党营私,勾结朝廷重臣的话,

可以原封不动的丢在弘历和他娘熹贵妃的脸上。

两拨人,干得是一拨事情。

可以掀桌了,凭什么你能干,我不能干?

雍正一句讲给青樱的话可以帮你答疑解惑:

你姑母篡夺皇位,所以朕不能容她。

笑话啊!说得好像大清国承认皇后有帝位继承权似的。

皇后布局朝廷重臣得来的皇位还不是为了儿子。

熹贵妃和废后,都在为儿子谋皇位。

雍正心里很明白,差别对待,因为儿子不一样。

弘历没有弘时听话。

对的,

弘历硬违背熹贵妃为青樱求容身之所是雍正最盼望的事。

一个太听妈妈话的儿子,

会直接让垂帘听政发生在雍正死后。

外戚不得干政,妻子不行,妈妈也不行。

这是雍正最忌讳的事。

熹贵妃和废后的争执不是一天而是数十年。

青樱和弘历好在一起,也是打小的事情。

这儿子忤逆妈妈的态度和妈妈政敌方的侄女玩在一起,

已经是一个常态了。

弘历骨子里,可真硬气啊。

雍正要的就是这种硬气。

提线木偶的儿子,不行的。

所以,弘时拖出去之前还在喊“皇额娘救我!”

简直是在喊自己的催命符。

他以后还有机会上线吗?

我觉得这智商,比较悬。

我在外面玩,才看了两集,你们不要剧透哦。

所以,雍正选了弘历做下一任君王。

而青樱的家族正是为了防范帝王的猜忌心,

才会提出这样的口号:

只做后宫女人。

因为,后宫女人即使掌了权,没有前朝执行干活的人,

那也是皇命不出太和殿啊。

前朝咱们没有根基,让出重臣蛋糕,垂帘听政无法折现,

喂,爱新觉罗氏,你放不放心啊?

然后呢,这后宫的景仁宫都废了,

乌拉那拉氏在后宫的根基也被雍正给拔了。

青樱作为乌拉那拉氏再入宫属于,

高级玩家清零,修仙打怪重头做起,对儿子是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你说青樱这么一号人,雍正能不喜欢吗?

当然卖个面子给儿子咯。

也让废后开心开心,还特意挑个熹贵妃同在的时候。

你不是说此生不复相见吗?

你跟人家通风报信算什么?

雍正,

作为一个后宫游戏规则制定者,很聪明。

有其父必有其子。

弘历的心思也很深沉。

面对爸爸要自己坐龙椅这事的难点和疑点,

这哥们回答的太快。

显得有备而来。

爸爸要传位给自己,

我打赌这场景在他脑海里已经演练的熟能生巧了。

他还能说自己想的不多。

真会装。

但是呢,这样的人为了青樱放下心思,

捧着一个真心在绛雪轩等青樱,真的是难得。

青樱选秀迟来了几分钟,

因为她吃不准弘历是不是真心。

所以呢,晚来几分钟,如果弘历无意于她,她就看看他选的人。

反正掌眼是选中后看,还是选之前看,没啥区别。

因为事主都不会听。

他连他老子娘建议都不听,怎么会重视一个朋友建议。

最重要的是,她迟到了,选完了,

就不存在她又参加选秀女了,她名气可保。

但是,如果弘历就钟意她,他一定会等。

等她来接他的如意。

青樱为自己和弘历耍了一个心眼,弘历懂得,

他自己得知自己不能娶青樱,就在青樱又参加选秀女上做文章,

求着留下青樱。

他怎能不知道她迟到的原因?

他懂她,也纵容她,

他们真是有一个特别美好的开篇。

如懿的开篇已经把所有的伏笔埋下了,以特别直白的方式。

美好的和残忍的。

我少时读过猫猫同学一句话:我们不玩阴谋,我们就玩阳谋。

那时,

我觉得即使是伟人,也太自大了。

如今,

想把这句话送给看了第一集就去豆瓣刷一星说,

这剧剧情太平淡,没啥斗争点的人:

我们不玩阴谋,就玩阳谋,反正你丫也看不懂。

发自我的 iPad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馒头渣炒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