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这套清宫戏,周迅是变化最小的

周迅出演的《如懿传》引来了一些争议,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很多人要么对周迅作为一个演员还缺少一个本质上的了解,要么对清宫戏的女主角形成了一套固定的认识,才会引发这些热闹的讨论,大戏才开篇,可能后面会有惊喜,随便说说个人观感。

电视剧的创作周期不同于电影,人物的成长变化和起伏也更为漫长,周迅拍摄时间为264天,也不再像大荧幕里,短短两小时去捕捉她的片段,在如懿传里也将有更多的时间,与她一同感同身受。而周迅对角色的演绎,始终胜在细节,或许某些情绪起伏的高潮戏让人印象深刻,但除此之外,在日常一次交汇的眼神里,或是几句叮咛嘱咐,其中的情绪都准确的带了出来,此刻你便能如她一同喜一同忧。有人认为周迅的妆容、声音、眼神、气色等,是她的短板,不适合出演古装戏。刚好相反,某种程度上看,恰恰觉得周迅挺适合演古装戏,在繁文缛节的宫廷活动里,尔虞我诈的人性挣扎里,你侬我侬的情爱戏中,周迅像一株与众不同、绝尘而立的花朵,总能在剧中脱颖而出。《如懿传》这套清宫戏,又是一个大女主的戏,虽然才播出短短几集,周迅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驾轻就熟,伶俐流畅,把纯帝继皇后如懿演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性格;不同于一般女性的阴柔、纯善,或者巧言令色、工于心计的面目,周迅是沉醉于爱情、享受自由的天然性格。要说因为年岁原因周迅身上的“少女感”在淡去,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在国内同龄演员,无论从心态到行为,周迅是变化最小的,《如懿传》开篇,如懿的年轻时代,周迅之美没有完全呈现,一方面是造型、化妆等问题,显得有些简陋,另一方面是主创人员没有真正认识到周迅的内在美,让她像水一样自由流动起来。

有人认为周迅的妆容、声音、眼神、气色等,是她的短板,不适合出演古装戏。刚好相反,某种程度上看,恰恰觉得周迅挺适合演古装戏,在繁文缛节的宫廷活动里,尔虞我诈的人性挣扎里,你侬我侬的情爱戏中,周迅像一株与众不同、绝尘而立的花朵,总能在剧中脱颖而出。

《如懿传》这套清宫戏,又是一个大女主的戏,虽然才播出短短几集,周迅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驾轻就熟,伶俐流畅,把纯帝继皇后如懿演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性格;不同于一般女性的阴柔、纯善,或者巧言令色、工于心计的面目,周迅是沉醉于爱情、享受自由的天然性格。

要说因为年岁原因周迅身上的“少女感”在淡去,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在国内同龄演员,无论从心态到行为,周迅是变化最小的,《如懿传》开篇,如懿的年轻时代,周迅之美没有完全呈现,一方面是造型、化妆等问题,显得有些简陋,另一方面是主创人员没有真正认识到周迅的内在美,让她像水一样自由流动起来。

周迅这个人,从来对待爱情都有一种的超脱感,不惧世俗,不管结果如何全心投入享受的过程,无论是生活中几段飞蛾扑火,不顾一切的恋情,还是她众多角色里为爱痴狂、自我燃烧的付出,周迅在超脱与幻灭之间,就像一只飞过炽烈爱河的自由鸟,弱小的身躯,有时能爆发出惊人的温度。

看得出《如懿传》想要表达的是不仅仅是“清宫秘史”、后宫争宠这些轶事,而是一种爱情由浓转淡,人生从策马奔腾的绚烂转向一茶一饭的平淡的故事,周迅演这样的角色,正当其时,几乎是毫无难度的。要知道周迅身上的痴与狂,一旦与人物之间产生火花,完全能惊艳所有人。再强调一下,耐心一些,这部剧才刚刚开始也许内力还在后面。

从1991年谢铁骊导演的《古墓荒斋》现身,周迅出演古装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当年清纯青涩的可人,到后来清显清癯的动人,古装戏在她这里有新的意义,在《龙门飞甲》《夜宴》《射雕英雄传》《大明宫词》这些片子里,在一些一个人独处的时刻、在一些欢场热闹结束之后,周迅都有令人凄恻的情绪释放。

在很多古装戏里,周迅其实是具有现代灵魂的女子,所以她演的角色不会是温良恭俭让的传统碧玉,也不会是没心没肺打打闹闹的无脑天真,她戏里的角色,戏里的情绪,有她个人的影子,有时就像被角色上身,一笑一颦近乎通灵。如果导演给予更多的自由,另一个周迅会在一堆角色里跳脱而出。

古装只是外壳,现代女性的精气神才是核心,周迅的声音、她的神色,她的感情感念,都在以一个现代女子的灵魂在渐变,或浓或淡,或浅或深,哪怕被背叛,被遗弃,被遗忘,她都不会让别人看出她的寂寞、无助,但她始终站在爱的源头默默地放光发亮,有时只照亮了自己,以及周围的一团黑雾,不够取暖却足够上路,因此她甘之如饴。

在东方式的爱情故事里,泰戈尔诗歌里“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那种润物无声、清新隽永的爱情,是最令人心动的,我想在《如懿传》后半段,在如懿的中老年时期,在激情潮水般退去,繁花坠落成尘埃之后,周迅一定能演出这种跨越时空的味道,爱你不为回报,爱你不为让你看见,爱你,只是因为更爱自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内陆飞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