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小说是反琼瑶的。乌拉那拉氏在皇贵妃这个位子上被乾隆拖拖拉拉迁延了两年——也就是到了富察氏去世两年后的乾隆十五年的八月才被正式册立为皇后。

前几年,网文界流行一种新题材,大家称之为‘反琼瑶’。顾名思义,这类小说是反琼瑶的,倒不是针对琼瑶奶奶本人,而是对她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三观进行抨击。这类小说基本都是同人小说,也就是在已有的故事上进行改编,主人公大多是穿越或者重生,进入原剧情,然后逆天改命。这些小说中,选做女主最高频率的人物就是乌拉那拉氏,她就是乾隆帝的继后,还珠格格中的恶毒皇后,如懿传中的青樱。在如懿传还没有开播之前,我对这部电视剧就已经充满了兴趣,与其说是想看电视剧,倒不如说是想看周公子如何演绎乌拉那拉氏这个人物。

看如懿传你所需了解的大致背景,篇幅较长,请耐心看完。
甄嬛传所展现的封建王朝下后宫女人命运的无奈与悲哀将在这部如懿传中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看完这篇文章后我只能说对如懿充满同情,理解了当时琼瑶阿姨要把还珠里的皇后娘娘塑造成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如果是我遭此冷落我宁愿一死了之。。前两部确有夸张的成分,还珠三里的皇后娘娘就比较贴近如懿,我记得有一次小燕子因为知画的原因受了委屈还跑到了皇后娘娘削发为尼的庙里诉苦,身为皇后的如懿还安慰了她,其实心里最明白,这后宫女人能留到后面的都是经历了种种争斗。
对了,看甄嬛的时候觉得瑛贵人特别适合青樱的气质,扮相温婉得体而又清冽哀怨,可惜死的太冤T_T,另外那个乡村土肥圆是什么鬼啦!!!

乌拉那拉青樱出身于满洲正黄旗,是佐领那尔布之女。乌拉那拉氏是满洲八大姓之一,这一族出过三位皇后。第一位是孝烈武皇后,乌拉那拉·阿巴亥,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大妃;第二位是孝敬宪皇后,雍正帝的皇后;第三位就是电视剧中的如懿,乾隆帝的继后。

图片 1

皇后,在封建社会里,这是世界上最尊荣的女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与天子生同衾死同穴。这是一个女人辉煌的顶峰,也是皇权下女性权谋之路的终点(太后虽然尊贵,可到底是孀妇,所有文艺作品中太后都自称‘哀家’)。乾隆继后乌拉那拉氏是清朝最神秘的一位皇后,闺名不详,死后也无谥号,在她短短的四十多年生命中没有留下名字,画像也让乾隆帝毁掉,她的身上始终蒙着厚厚迷雾,自带着挥之不去的哀婉氛围。这位在雍正年间被指婚为四皇子侧福晋的女人,由娴妃到娴贵妃再到皇后,为皇帝诞下两子一女,一步步走过来,不可能没有皇帝的宠爱,却最终落了个截发失宠、死后以皇贵妃礼下葬于裕陵纯惠皇贵妃地宫之东侧的惨淡下场,让人难免感慨。

瑛贵人

图片 2

图片 3

乌拉那拉青樱

瑛贵人

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性格是渐变富有层次的,并不好把控。周迅饰演的青樱初次出场,浅绿和浅紫的配色,灵动的眼神里满是倔强,一个娇俏的满洲姑奶奶形象。她与皇四子弘历自幼相识,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又身为皇后的亲侄女,这样一个女孩子,是骄傲的,在皇宫内帷之间耳濡目染,她又是聪慧的,周迅在与四皇子和皇帝的对话中,把少女青樱格格的性格很好的演绎出来。开场便是选秀,弘历在挑选福晋时左右为难。他属意青樱,而皇后已经失宠,乌拉那拉家族失去了政治资本,再加上他的养母熹贵妃与皇后水火不容,一番周旋之下青樱被封为侧福晋。这段爱情在一开始就埋下了各种伏笔,隐患重重。

图片 4

作为一个后族,在享受了荣华富贵的甜头之后,自是不肯将富贵拱手让人,只想让富贵代代传递绵延子孙。失宠幽禁的皇后不甘心,把希望寄托在侄女身上,希望她能重振后族的荣光。青樱嫁给弘历,不仅仅是为了爱情,她身上更背负着整个家族的重负。新上任的太后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不管是为了家族利益,还是为了自己和先皇后的私人恩怨,她都不会让情敌的侄女在新皇身边得宠,让乌拉那拉家族积攒资本伺机反补。在雍正的葬礼上,太后给青樱一瓶毒药,两个选择,要么先皇后死,要么她死,同样的一瓶毒药也给了先皇后,于是青樱眼睁睁看着姑母在自己面前毒发身亡,她还不能怨,要帮太后隐瞒,一切只为了能韬光养晦的活下去。

。。。

皇宫里有数不清的雕栏玉砌,脂浓粉腻,有大红婚床上的温柔绻缱,却也有更多的明枪暗箭,更多的权谋阴私。身处帝国中心,常伴君王之侧,最先被撇弃的就是天真。和天真一起消失的还有童年,那些欢快的回忆,珍贵的感情,在权利面前没有反抗之力,瞬间通通化作齑粉,剩下的只有沉重的生存问题。陈冲饰演的孝敬宪皇后毒发身亡时,青樱跪在面前的那个眼神,沉痛的让人不忍注视,痛苦到了极点不是歇斯底里的大哭,而是寂灭的绝望。在那一刻,寂灭的不仅是往昔的美好,也有未来。

下面正文开始↓↓↓ 乾隆继皇后 乌拉那拉氏(阳历1718年3月11日-1766年8月19日)
乾隆帝的第二任皇后,《清史稿·后妃列传》中记其为“皇后乌拉那拉氏”。赠一等承恩公、佐领那尔布之女,满洲正黄旗人。乌拉那拉氏,生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二月初十日,比乾隆小七岁。雍正年间(约雍正十一年即1733年),雍正皇帝赐册乌拉那拉氏为宝亲王弘历侧福晋,当时乌拉那拉氏15岁。
在乾隆的后妃中乌拉那拉氏是惟一敢于同皇帝的淫威抗争的女人,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即使她死去,也没能收回尊严,她成了清代唯一一位没有谥号的皇后,也是清代唯一一位死后以皇贵妃礼葬入妃园寝的皇后。
乌拉那拉氏的父亲并非朝廷重臣,只是佐领,既无子嗣又没有资历的少女乌拉那拉氏却被雍正直接册封为侧福晋,这之间的天壤之别很有可能是家族背景决定的。可是后来居上的乌拉那拉氏得到的却只是面子上的体面,她的青春完全在守活寡中度过了。
——————————分割线—————————–
一、守了19年的空房
乌拉那拉氏从嫁给弘历开始,弘历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如果她没有雍正给的侧福晋封
就在乌拉那拉氏嫁入王府的第二年,即雍正十二年三月初一,宝亲王弘历向雍正请封,将高氏于使女中超拔为宝亲王侧福晋——这才是弘历的本心,如果两个侧福晋的名额都可以由他自己做主的话,那么肯定没有乌拉那拉氏的份儿,因为生育过两个孩子的格格富察氏无论是子嗣还是资料都比她强得多。所以,乌拉那拉氏的存在,不仅仅是给弘历增加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是一个他不感兴趣却又不得不待见的女人,这比视而不见更尴尬。
在乾隆二年(1737年)十二月初四,时年只有19岁的乌拉那拉氏被封为娴妃,是当时除了已故的
哲妃富察氏之外的二位妃主之一,地位次于贵妃高氏,与纯妃苏氏并排在后宫第三位,唯一不同的是,苏氏在雍正十三年乾隆登基之初诏封为纯嫔,到乾隆二年正式册封时被晋为纯妃,而乌拉那拉氏初封即为娴妃。乌拉那拉氏是弘历潜邸的这一批妃子中最年轻的一位。
表面上,乌拉那拉氏得到了相对高的名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乌拉那拉氏和高氏同为侧福晋,而高氏却得到了贵妃的封号,乌拉那拉氏却和比自己低微的格格富察氏、苏氏同为妃,这在本质上是一种怠慢。而后宫连续十年的生育情况更说明了这一问题:纯妃苏氏、嘉嫔金氏、愉贵人珂里叶特氏这些比她年长的潜邸旧人接二连三地生育,而乾隆依然没兴趣对年轻的娴妃掏JJ。
乾隆十年元旦,贵妃高氏旧病复发,正月二十三晋封为皇贵妃,为给皇贵妃祈福,乾隆同时进娴妃为娴贵妃、纯妃为纯贵妃,当然,还有那位去世的哲妃富察氏——被追封为哲悯皇贵妃,等于和高氏并列。(这也印证了之前的说法——如果当初王府两个侧福晋的名额可以由弘历自己做主,他一定会给格格富察氏。)
这一年,娴贵妃乌拉那拉氏27岁,嫁给弘历的第十二个年头,青春的消耗就换来个贵妃的头衔,和纯贵妃并列倒也罢了,而且还是打了折的——当初册封高氏贵妃时,高氏享有了公主王福晋和三品以上命妇到她的寝宫向她跪拜叩头朝贺的礼仪,而册封娴贵妃,纯贵妃,这些由妃嫔逐步晋升上来的贵妃时。乾隆以“初封即系贵妃,与由妃嫔晋封贵妃者不同,前者位份尊贵,所以得享公主王福晋大臣命妇的叩头。由妃嫔逐级晋升贵妃的则不同,未便照初封即系贵妃的典礼”为由取消了娴贵妃、纯贵妃的所享公主福晋命妇齐集叩头的大典。
之后的三年,和乌拉那拉氏并列的纯贵妃苏氏、皇后富察氏、嘉妃金氏以及新来的舒妃叶赫那拉氏相继生育,并且嘉妃在这期间也被晋为嘉贵妃。娴贵妃乌拉那拉氏此时成了三个并列的贵妃里唯一一个没有孩子的,乾隆之所以不碰她却又不让她落后的理由恐怕仅仅是因为她是先皇钦赐的侧福晋,这绝不是给她面子,而是给先帝面子。
乌拉那拉氏开始生育第一个孩子是在她34岁那年,这不是因为乾隆爱上她了,而是因为当时她已经是皇后——如果她不是皇后,乾隆也断然不会考虑和她生孩子的事情。
——————————分割线—————————–
二、注定的不幸
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十一日,孝贤纯皇后崩,同年七月初一晋娴贵妃为皇贵妃,摄六宫事。
乾隆十五年(1750年)八月初二,册立皇贵妃为皇后。
乌拉那拉氏皇后的命运,其实在她成为皇贵妃、摄六宫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要以悲剧收场——她在乾隆心里永远都不是皇后,乾隆心中的皇后、他自己认定的妻,只有富察氏。
早在富察氏去世的那年的七月,册封乌拉那拉氏为皇贵妃时,乾隆就十分不情愿。他在诗中坦率地写了这样一句:六宫从此添新庆,翻惹无端意惘然。又自注道:”遵皇太后懿旨册封摄六宫事皇贵妃礼既成,回忆往事,辄益惘然。”(《御制诗二集
卷九》) 那一年,皇贵妃乌拉那拉氏30岁,乾隆37岁。
就这样,乌拉那拉氏在皇贵妃这个位子上被乾隆拖拖拉拉迁延了两年——也就是到了富察氏去世两年后的乾隆十五年的八月才被正式册立为皇后。这一年,乌拉那拉氏已经32岁。
如果乌拉那拉氏没有成为皇后,或许她会在后宫一个很高的位分上终老一生,但是她注定躲不过。因为皇后之位所牵连到的政治利益注定了要她来接任。
关于乌拉那拉氏被册为皇后,应该是孝圣宪皇后(当时的皇太后)和乾隆权衡各种政治势力之后的决定:皇后必须出自满洲上三旗——这是政治上的必须条件,当时宫中只有乌拉那拉氏是满洲上三旗大族出身,并且在后宫中有相当的资历和位分,所以当时符合皇后标准的只有乌拉那拉氏一人,特别是乌拉那拉氏是雍正钦赐的侧室福晋,这一点决定了她优于所有同时期的嫔妃。这在皇太后命乾隆立乌拉那拉氏为皇后的懿旨中说的非常清楚:
“皇后母仪天下。犹天地之相成。日月之继照。皇帝春秋鼎盛。内治需人。娴贵妃那拉氏、系皇考向日所赐侧室妃。人亦端庄惠下。应效法圣祖成规。即以娴贵妃那拉氏继体坤宁。予心乃慰。即皇帝心有不忍。亦应于皇帝四十岁大庆之先。时已过二十七月之期矣。举行吉礼。佳儿佳妇。行礼慈宁。始惬予怀也。钦此。”
乾隆的回应是:
“朕以二十余年伉俪之情。恩深谊挚。遽行册立。于心实所不忍。即过二十七月。于心犹以为速”。因与前妻感情深厚,乾隆觉得皇后刚去世不久,尚在大丧期间就册立新后,“心有不忍”,即使过了二十七月仍然觉得太快。
不仅如此,乾隆在立后之前特地乾隆静安庄向前妻告知此事,并为此大大解释一番,他说与先皇后举案齐眉,白头偕老是我的夙愿,续弦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必定要有人孝顺太后,下率九位,这是一个要缺,不容虚置。
——————————分割线—————————–
三、4:33=暖:凉
在那拉氏成为皇后初期,乾隆与她的感情仍是比较淡薄的,具体体现在乾隆仍经常作诗怀念前妻,比如在他四十岁生日那天,大家都在为“中宫初正名偕位,万寿齐朝衣与冠”而庆贺,乾隆却“有忆那忘桃花节,无言闲倚桂风寒”(《御制诗二集
卷二十》)。在那拉皇后陪同他去真定行宫时,乾隆也想起旧人:“劝餐非昔侣,举案是新缘”,并自注:丙寅年来此孝贤皇后相随。(《御制诗二集
卷二十 真定行宫晚坐叠旧韵》)
乾隆对那拉皇后的态度发生转变是在乾隆十六年,那年三月十一日,是孝贤皇后三周年日,正赶上首举南巡江浙,乾隆与那拉皇后奉皇太后驻跸杭州圣因寺行宫,皇帝在悼念孝贤皇后的一首诗中,无意地流露出对那拉皇后的内疚:
独旦歌来三忌周,心惊岁月信如流。 断魂恰值清明节,饮恨难忘齐鲁游。
岂必新琴终不及,究输旧剑久相投。
圣湖桃柳方明媚,怪底今朝只益愁。(《御制诗二集 卷二十五》)
这首诗中的“新琴”指那拉皇后,“旧剑”指孝贤皇后。
经过反思,乾隆领悟到并不是继后不如前妻,而是因为自己与前妻感情太深才疏远她。既然继后没什么过错,就不该受到过分的冷落。于是之后他便专注于培养与继后之间的感情。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乌拉那拉氏皇后诞育了皇十二子永璂,这时乾隆的心情自然是高兴的,不仅仅在上谕中批复“又皇后已生皇子。一切顺适吉祥”,又为此写诗庆贺:
视朝旋跸诣畅春园问安遂至昆明湖上寓目怀欣因诗言志
视朝已备仪,弄璋重协庆。 注:适中宫诞生皇子 天恩时雨旸,慈寿宁温清,
迩来称顺适,欣承惟益敬, 湖上景愈佳,山水含明净,
柳浪更荷风,云飞而川泳, 味道茂体物,惜阴励勤政。(《御制诗二集 卷三十》)
那一年,乌拉那拉氏皇后已经虚岁三十五岁,是清朝后妃中生育年龄最晚的。
次年皇后又生皇五女,二十年又生下皇十三子永璟。这些都表明乾隆与那拉皇后建立了融洽和睦的夫妻生活。当时的那拉氏皇恩优渥,倍受宠幸。但是这种和谐只是昙花一现,从乾隆十六年他试图和皇后培养感情到乾隆二十年永璟的降生,短短不到四年的时光之后,乌拉那拉氏就再没有生育。在永璟出生前的几个月,忻贵妃戴佳氏为乾隆生下了皇六女,这是一个乌拉那拉氏被人分宠的信号——从永璟和皇五女一年一生时的专房之宠变成了永璟时隔两年才降生,前面还夹了个戴佳氏的皇六女。
显然乾隆已经开始移情别恋了,当然不仅仅是戴佳氏,还有令妃魏氏,魏氏的第一个孩子皇七女只比永璟晚出生半年,所以说,在永璟还没出生的时候,皇帝的宠爱已经转移到戴佳氏和魏氏身上,乌拉那拉氏已经失宠了。之后魏氏基本垄断了乾隆的所有子嗣,除了戴佳氏又生过一个孩子以外,到魏氏去世,她一共给乾隆生了六个孩子,这等宠爱根本不是乌拉那拉氏皇后所能企及的。乌拉那拉氏从15岁嫁给弘历,到48岁在冷宫中离开人世,这整整33年,只有那短短的不到4年的色彩,这4:33的数值是何其悲凉。
——————————分割线—————————–
四、断发失势
乾隆选她做皇后就不情愿,和她生孩子也不会像和富察氏那般心甘情愿,就算感情再好也终究是有几分勉强。乌拉那拉氏所生皇嫡子永璂,一直没有像富察氏所生的永琏、永琮那样被乾隆秘密立为储君,这让她感到焦虑和不安。乾隆对富察氏的念念不忘和对乌拉那拉氏的相对冷淡,让她感到伤心和失败。无论是作为皇后,还是作为女人,乌拉那拉氏一直不被乾隆所重视,这造成她内心极不平衡。帝后之间的嫌隙大约就是这么日积月累最后大爆发的,终于在乾隆三十年的那次南巡,皇后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当时已经失宠十年的皇后陪着乾隆路过了山东,这里是孝贤纯皇后去世的地方。十七年前,富察氏陪同乾隆东巡时,在济南一病不起,后死于德州。此后,乾隆每次途经济南时,总是避开这座“伤痕城市”,绕城而行。这一次,乾隆还专门为富察氏作诗:“济南四度不入城,恐防一入百悲生。春三月昔分偏剧,十七年过恨未平。”正是这首蕴涵对富察氏苦苦相思的抒情诗句,切实刺痛了乾隆身旁乌拉那拉氏那颗极其要强的心。接下来的“断发”,不过是乌拉那拉氏在情感绝望中一次歇斯底里的爆发。
有人认为乾隆在南巡杭州期间经常微服私游、纵情声色,乌拉那拉氏苦谏无效反而倍受斥辱,一气之下自行剪发。《清鉴辑览》也持相同观点:“帝在杭州,尝深夜微服登岸游,后为谏止,至于泪下。”当然,这些并非空穴来风,但就算句句属实,也不过是皇后断发的导火索,真正的积怨前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南巡初期,一切都很正常,在途中,皇帝还为她庆祝四十八岁千秋。闰二月十八日,他们来到杭州,在风景秀丽的「蕉石鸣琴」进早膳时,皇帝还赏赐给皇后许多膳品,但到了当天晚上进晚膳时,皇后就没有再露面,陪着皇帝进晚膳的只有令贵妃魏氏、庆恭皇贵妃陆氏、容妃和卓氏,此后,皇后再也没有露过面,后来才知道,在闰二月十八日那天,乾隆派额驸福隆安把皇后由水路送回京师,南巡结束,回到京师不久,即下令收回皇后手中的四份册宝,即皇后一份、皇贵妃一份、娴贵妃一份、娴妃一份,裁减了她手下的部份佣人,到了七月份,乌拉那拉皇后手下只剩两名宫女,按清宫制度,只有最低下的答应才有两名宫女。
——————————分割线—————————–
五、清朝唯一没有谥号的皇后
第二年七月十四日,乌拉那拉氏默默离开人世,终年四十九岁虚岁。乾隆还在木兰游玩,只命乌拉那拉皇后的儿子永璂回宫。并传旨丧葬仪式下降一级,即等同于皇贵妃的的制度举行。
乾隆帝回宫后,又下诏旨说:“皇后自册立以来虽无失德之处,然而奉皇太后南巡时,竟不尽孝道,不遵礼法,举动乖张,类似疯迷,回京后便一病不起。论其行为,即便废黜亦不为过分。朕现仍然存其名号,格外优容,但其治丧典礼,不必按孝贤皇后的仪式办理,只可照皇贵妃之例行事。”
满族大臣为皇后的丧礼力争,乾隆帝就是不听。
  当时有个叫李玉鸣的御史上疏,请依皇后礼举丧,结果竟被谪伊犁。直至乾隆四十三年东巡时,有一大臣名金从善的劝皇帝考虑立储、册后两件大事时,乾隆帝回想起来,还怒气冲冲:“乌拉那拉氏本是我即位前的侧福晋。我即位后,因孝贤皇后病逝,她才循序由皇贵妃又立为皇后。后来她自犯过失,我对她一直优容。国俗最忌剪发,她却悍然不顾,我仍然忍隐,不行废斥。她病死后,也只是减其仪等,并未削去皇后名号。我处理此事已经仁至义尽,况且从此未再立皇后。金从善竟想让我下诏罪已,我有何罪应当自责?他又提出让我立皇后。我如今已经六十八岁了,岂有再册立中宫皇后的道理!”
竟因此将金从善处斩,从此之后,就没有人再敢提及那拉皇后的事了。
实际上,乌拉那拉皇后的丧礼比皇贵妃的级别还要低,按皇贵妃的丧仪规定,每日应有大臣、公主、命妇齐集举哀、行礼一项,在乌拉那拉皇后的丧事中,这项被取消了。乌拉那拉皇后既未附葬裕陵,也未单建陵寝,却葬在了妃园寝内,更有甚者,按惯例,凡葬在妃园寝内的,无论地位有多低,都各自为券,而那拉皇后却被塞进了纯惠皇贵妃的地宫,位于一侧,堂堂的皇后反倒成了皇贵妃的下属。清制:凡妃、贵妃、皇贵妃死后都设神牌,供放在园寝享殿内,祭礼时在殿内举行,而嫔、贵人、常在、答应则不设神牌,祭祀时,把供品桌抬到宝顶前的月台上。而乌拉那拉皇后即不设神牌,死后也无祭享,入葬以后也只字不提,比民间百姓的葬礼还不如。
乌拉那拉氏所生的子女中惟一一个长大成人的皇十二子永璂也成为父母情感破裂的牺牲品,乌拉那拉氏去世时永璂才14岁,不仅失去母爱而且成为母亲断发的替罪羊,在如履薄冰的状况下又生活了10年,于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去世,时年24岁。永璂在生前并未得到任何爵位,在他死后也未得到追封。当年永璜受到乾隆如此严厉的斥责,但在永璜死后还是被追封为亲王的,然而永璂却连这份哀荣也得不到,乾隆对乌拉那拉氏怨恨之深,可见一斑。一直到嘉庆四年乾隆去世后,嘉庆才追封永璂为贝勒。

先皇后之死是一个截点,青樱对弘历的感情产生了变化,她认识到了皇权的残忍与无常,行事更加低调,主动降低了自己对生活的期望,以一种宠辱不惊的态度来面对后宫。‘青樱’消失了,新生的是太后赐名的‘如懿’;嘴边的‘弘历哥哥’不见了,称呼变成了娴静挑不出错的‘皇上’,感情虽然还在,更多的却是礼数的克制。他们之间的情谊像一幅开始风化的壁画,看上去还是如往昔一样美好,肉眼看不见的地方却有了牛毛般的裂纹,如果放任下去,可以预期它会慢慢剥脱消逝,你可以选择修复,也可以选择冷冷旁观。

第五集中,如懿偷偷去看郎世宁作画。画板上画的是皇帝和皇后的画像,郎世宁说你很美,但是很抱歉我却不能给你画像,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为你作画。只有皇后能和皇帝一起画像,一起公开亮相,她只是个妾,哪怕贵为妃,也不过是皇家妾,名分像一把铡刀把他们无情切开。因为歉意,皇帝给如懿亲手画了一张小像,心有灵犀,如懿给皇帝也画了一张小像,两人互相交换小像的画面,我觉得是前八集中最美好的片段。

郎世宁无意间描述的西洋风俗在如懿心里生了根:为什么一个男子不能只娶一个女子,一生一次心意动,如果爱没有了,就一别两宽,为什么不能过这样的生活。二十一世界的女权观念,拿到几百年前的封建社会里,注定是行不通的。她拿这话问皇帝,皇帝的反应是:这不过就是些胡言乱语,你怎么还钻牛角尖了,还痴了?如懿是个痴人,为了救姑母,她宁愿选择自己死;为了爱情,她可以忍辱负重不计名分,可是能换取真情的,只有真情本身。这样一个痴人,会在几十集后做出抗旨截发(主动要求出家,在古代相当于就是离婚,求乾隆的心理阴影面积),最终与丈夫恩断义绝的选择似乎也能理解了。

图片 5

富察琅嬅

富察琅嬅比起如懿来,更沉稳嬅,更清醒。选秀之时,递到手中的如意被抽出,转赐给迟到的青樱。她的眼神由娇羞变成震惊,面前这位温润如玉的皇子,心里属意的原是他人!他选自己,从来是因为不得已。他要的不是琅嬅这个人,要的只是富察家的格格,要的是一个端庄能干的皇后。琅嬅在一开始就放弃了爱情,她尽力打理后宫,维持一个皇后的尊严体面,维持一份来自皇帝的对正妻的尊重。这种相处模式从某种意义上是帝后相处的正确打开模式。不能动心,不能有心,不能伤心,要拿出十二分手段来对皇帝嘘寒问暖,统领安抚所有的嫔妃。情敌从丈夫的床上下来,她要微笑着问话,还要得体的赏赐,拈酸吃醋绝不是一个正妻应该做的事情。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皇家合伙人。皇帝给皇后名分和尊重,给她生下嫡子的恩赐,作为交换,皇后管理后宫,打点皇帝的生活,养好他的嫔妃和庶子。

董洁饰演的富察氏,人物性格拿捏到位,有皇后的眼界和骄傲,也有年轻妻子对丈夫的小小心思。历史上的富察皇后称得上是一位贤后,性格稳重,行事端庄,管理后宫能一碗水端平,提倡节俭之风,在奢侈的乾隆朝,她在服饰打扮上十分素雅,衣服绣饰简单,头上不用金银玉器,平素只佩戴几朵通草花。这样一位教科书般的,贤惠中带点刻板的皇后,在皇帝那里得到的敬远多于爱。她的一生献给了皇宫,却什么也没得到,嫡子夭折,自己英年早逝。直到孝贤去世后,乾隆才想起她的种种好处,不断写诗文自嗨,思念她,美化她。

纵观整个清朝,皇后很少有好下场。康熙有三任皇后,三任皇后都死的早,要么子孙落魄,要么干脆没有留下嫡子(太子胤礽幽禁至死,弘皙被乾隆除宗籍;雍正只是寄养在佟皇后膝下的养子);雍正的元后乌拉那拉氏先丧子后病逝;乾隆的元后继后都是英年早逝且没留下子嗣。皇后真的是一个高危行业,难度大,劳动强度高,风险大,收益也少。(清朝皇帝大多是庶子)

图片 6

高晞月

皇后不好当,宠妃也未必容易做。第一集就出场的高晞月,脸蛋娇嫩的能捏出水来,一看就是做宠妃的苗子。频繁出现的粉色旗装,点缀着白色兔毛,眼妆和头饰都追求剔透感,好一个娇小姐,放到今天就是绝对的白富美。高贵妃不仅人长得娇美,声音也好听,还拥有造诣很高的琵琶弹奏技巧。可是皇帝怀拥着这样色艺双绝的美人,却分心与弹奏水平一般的琵琶伎眉来眼去,她虽然样样胜过乐伎,却输了皇帝的心,皇帝对她的宠爱也不过是镜花水月。也许是从小顺水顺风,这个宠妃虽然跋扈,坏主意却教人一眼就能看破,哪怕身处权利漩涡中心,她还保有着一份少女的单纯。她爱拈酸吃醋,对着海兰和如懿怎么看都不顺眼,欲除之而后快;对着皇帝,却总是被他轻松拿话哄了过去,再不甘心,也只会嘟着嘴巴撒娇;对着皇后和嘉贵人,她总是被言语相激充当出头鸟,老是吃亏还老是冲上去,真正是爱欲其生恨欲其死。

历史上这位高贵妃出身不高,乃是汉人包衣(清朝讲究满汉不通婚),雍正年间选为四皇子使女,雍正十二年,经四皇子弘历央求,雍正将高氏从使女中超拔为侧福晋。高氏大概算是弘历的通房,也是他真正的初恋。历史上,这位高贵妃备受恩宠,与皇后分庭对抗,只可惜红颜薄命,在乾隆十年就去世了,谥号为慧贤皇贵妃。乾隆思念孝贤皇后的诗文数量颇多,但是他写给慧贤皇贵妃的诗文并不比皇后少。高贵妃并没有留下子嗣,她的命运和雍正的年妃颇相似,都是汉人出身,姿容美貌,靠帝王恩宠笑傲于宫闱,只可惜太多的恩宠如同高高竖起的火堆,快速的熬干了她的生命力,而皇宫里,最不缺少的就是美貌聪慧的女子。

图片 7

金佳氏

嘉贵人金佳氏在前六集中表现比较高调,嘴巴机灵,能说爱说。她胆子也大,在与皇帝相处时,敢于主动挑逗;在皇后和高贵妃之间左右逢源,陷害海兰的主意都是她出的。一双野心快要溢出来的眼睛,一双略厚的饱含欲望的嘴唇,这位嘉贵人,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可能在后面的剧情中会掀起更多的纷争。历史上的金佳氏,出身内务府包衣,家世比高氏要差一点(高氏父亲好歹还是个大学士)。金氏有朝鲜血统,颇得乾隆宠爱,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凭着这份生育之功一路晋封至嘉贵妃,死后谥号为淑嘉皇贵妃。

图片 8

令妃

如懿传中的大反派应该是令妃,是还珠格格中那个一身粉色旗装笑得温婉的令妃,是延禧攻略中面目清秀聪慧果敢的魏璎珞。她应该就是导致如懿和乾隆帝后失和的关键人物,虽然此人还没出现,但已经充分调动起我的胃口了,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第六集中,皇帝纳南苑琵琶伎白蕊姬为答应,白答应持宠而娇,初次请安就得罪了一众宠妃,如懿并没嫉妒,此后她诬陷如懿致使她毁容,如懿心态也还算平和,与皇帝之间并未生分。可见如懿早已想通,作为一个妃子的职责和本分,乾隆纳新欢并不是她与皇帝相决绝的主要原因。令妃的形象一直活跃在银幕上,她本是宫女出身,偶尔被皇帝临幸,在孝贤纯皇后死后才得宠,等到如懿当皇后时,她会是她最大的对手。一个有正妻名分,有嫡子;一个有皇帝宠爱,有庶子,双方旗鼓相当。令妃的儿子,皇十五子永琰最后继承了皇位。但令妃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人生赢家,据野史传说,太后和皇帝商量秘密立储于正大光明牌匾之后,人选是皇十五子永琰,为了避免后宫干政,太后将其生母令妃赐死。乾隆太长寿,当众宣示嘉庆为皇太子时,令妃已经死了有二十年了,这时为了太子颜面,把她追封为孝仪皇后。儿子当了皇帝就成为人生赢家的理论在令妃这儿完全行不通。

上述提到的这些后妃,都死于盛年:继后如懿死时四十九岁,孝贤纯皇后三十七岁,金氏四十二岁,高贵妃出生年月不详,她死的比孝贤纯皇后还早,令妃四十九岁,都是些短命鬼。可见深宫之中,生存不易。帝王的宠爱并不长久,也并不可靠,女人们流水一般前仆后继,屹立不变的只有皇帝。有人说过:皇宫就是最大的妓院。这话说的有几分道理,红色的宫墙像一只大张的嘴巴,把这些青葱少女们一口吞下,她们有的求名,有的求爱,有的求利,有的只求生存。皇宫里没有平等的‘爱’,只有不对等的‘宠爱’,皇帝对美人的‘宠爱’和对照夜白的‘宠爱’,和对狮子狗的‘宠爱’,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她们像莲花池里的金鱼,妆点着红墙绿瓦,为着自己的执念,争相吞食帝王洒下的鱼食,但无一例外的,把自己的血肉之躯献祭给了这个名叫权势的怪物。宫墙之内,从来就没有爱情,皇帝的女人,也很少能得善终。皇宫中的女人,她的敌人从来不是女人,是皇权,是三从四德的男权,她的敌人是自己的丈夫,是丈夫死后长成即位的儿子,是无数的紧盯的眼睛和吐出规矩的嘴巴,根本没有岁月静好之说。《如懿传》在这点上做的很好,它残酷的拨开了浪漫的外皮,让你看看里面封建统治阶级溃烂的感情,它讲的是爱情如何在皇权下消逝,讲的是后宫女子如何在深宫中挣扎,讲的是人如何变成非人,讲的是深宫中一缕随风飘出的幽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枨不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