衷心无魔。

【第一幕·相思从来不曾闲】

又是一年春天,山花烂漫。阔别22年,不知伊人境况。
讲经传授道业是我现今每日所事,大唐安定,天下繁荣。皇上赞有我苦劳,我不敢居功。当初西去之路坎坷多魔,已飘然远去,留不下半点影子。心中无魔,世间无魔;心中有佛,处处是佛。
没有人知道得道高僧也有春梦,昨晚,我又梦见她。
影影绰绰中,我听得她唱: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
愿今生常相随。”

音调婉约清扬,人儿若隐若现。我站在远处,止步不前,怕伸手唐突,也怕俗事流言。芙蓉如面,秋水为神,她笑着落泪,滴在我胸口,灼热烧痛。
相逢恨晚,造物弄人。

【第二幕·惆怅此生缘已尽】

那年春天,有女愿以一国之富许我为王。游园情深,看湖中鸳鸯成双鹣鲽求欢。惊为天人,女帝容颜比得西施赛过貂禅。惶惶不安,我身来不自由怎么同伊与共。
“为什么世间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孤男寡女不能成双成对,为什么御弟哥哥甘愿守孤灯伴古佛单宿单飞呢?”脸是月光华,音是黄鹊调,人是情意重,心是水柔情。
可笑我自小落发皈依佛门,可叹我们有缘无份有心无情,可怜我与皇有诺思量雷音,可惜这段情路轇轕有头无尾。“阿弥陀佛,贫僧许身佛门,正是为了解救芸芸众生,使世上不再有杀阀纷争,使人间不再有怨女旷男。”
朱唇轻启,“我不就是需得你解救之人吗?”眼波水盈盈,蹙眉山青青。
婉言心谢,“陛下……”怎不知女儿重情,怎不晓红颜心意,怎不解伊人柔情,怎不懂起头并发携伉俪。
然。丧元阳,败坏了佛家德行;走真精,坠落了本教人身。岂可,岂敢。
缘消受,我本无情。

【第三幕·多情女子空余恨】

香闺宝塌,芙蓉轻纱。帘后春色,耦臂横陈。宝髻云鬟,袅袅婷婷。眼见软玉温香,话竟出不了口。“陛下请我见识国宝,不知为何来到贵阁?”
女帝献宝,巧笑倩兮。卷珠帘,下龙床,启樱唇,露银齿,笑吟吟娇声道,“难道在御弟哥哥眼里我还算不得国宝?”
痴儿痴儿,任你托国之富,倾城之容,皆不能留我至明。我不言。
“哥哥,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
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秋波湛湛妖娆态,春笋纤纤妖媚姿。月里嫦娥难到此,九天仙子怎如斯。“御弟哥哥……”
我无语。抬头眼见女子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莲步轻移,依傍我身。我垂首,罢罢罢,同去同归共栖共冢鸳鸯蝴蝶游戏人间又有何不好?但……张口结舌:“女王陛下,来世若有缘分……”
话未完全,她抢白,“我只讲今生,不想来世,今生今世我们俩是有缘的。”
情动,情动,汗如雨下;抬眼,对眸,如痴如醉。
“御弟哥哥……”
“阿弥陀佛……”
菩提树下,未种情根。

【第四幕·人生若只如初见】

“陛下,请留步。”
送迎仪仗林立两旁,通关文牒终于盖上宝印,封印了女帝毋自情浓,封印了我一世情怀。自此以后,天各一涯,相见无期,盼望珍重。
“御弟哥哥……”我匆匆上马,她急切呼唤。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且看一个是深情款款,无怨无悔;一个是泪眶盈盈,无语凝噎。
我忍将回首,触及女儿眸光,深情的有若一谭鸿水,我惊叹,我心动,我前行,我坠跌。那黑瞳里似藏有十种呼唤,百般无奈,千种情怀,万般思量。樱唇欲张欲合,看似有无数话要道,无比渴望又无限依恋。我拉回目光,怅眺远方,按下情愫。策马扬鞭,飞砂走石,再不回头。
若有来世……若有来世……
将梦将醒的时刻,我听得她又把歌唱道:

“相见难,别亦难,怎诉这胸中语万千。
我柔情万种,他去志更坚,只怨今生无缘。
道不尽声声珍重,默默地祝福平安。
人间事常难遂人愿,且看明月又有几回圆。
远去矣,远去矣,从今后梦萦魂牵……”

魂儿自西梁回来,案头堆的是佛经圣典。我是大唐高僧,辅佐皇朝李氏。天朝上国之男儿,南瞻中华之人物。千秋万代,以我为耀。虽踏遍红尘路,最终归隐于山中。人说心无旁骛,我就心无旁骛;人说四大皆空,我便四大皆空。
推开窗棂,满园春色,又是一年春天。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完>

按:文作于05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