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围着皇上坑蒙下毒。熹贵妃自己就跳起来抢答。

宫廷剧里,皇上像一朵白莲花,

雍正担心熹贵妃会垂帘听政,这是臆想还是深知人心?

傻得“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

熹贵妃自己就跳起来抢答:

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哼,我还不知道这帮老家伙,

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围着皇上坑蒙下毒,

后宫势弱,前朝老臣在皇帝那更有份量。”

手上动不动就能闹出人命的。

这潜台词说的:

她们是怎么能集体选择性失忆放过蠢且纯的皇帝,

她要势大,抢前朝老臣的饭碗,

而不走垂帘听政这条路的呢?

在皇帝那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好歹高阶版的几位出场配置都是大家闺秀,

所以,雍正一点也不冤枉她。

我国史书上太后当朝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

雍正也不会坐以待毙。

娘家人就没人出来做个创业指导?

他对身后事安排的很玄妙。

不能够啊。

因为他走的既突然也不突然。

小皇帝的收盈明显比成人皇帝来的有保障啊。

走的突然,

皇后还有轮C的可能性,太后出道就C位,

是因为众位吃瓜群众接到驾崩消息第一时间都很吃惊。

谁特么即便有贼胆,也没贼心操作这事啊。

请参考富察氏和藏不足心事的高氏。

老祖宗没教过啊。

即便富察氏知道雍正身体不好,

真正开创新道路的创始人,操作起来,好难得哦。

也没忧色到认为该准备葬礼的程度。

所以嘛,

她还鼓励大家抓紧时间生育呢。

一个编剧老老实实编故事的宫廷剧,

可见,

首要条件是:皇上不能蠢。

雍正把自己身体健康的真实状况瞒得滴水不漏。

不然先驾崩的一定是他。

走的不突然,

当太后比当妃子爽,

是因为弘历继承皇位特别顺。

反正都是独守空房,前者权益比后者大。

如果不是雍正写好遗诏,安排好身后事,

这剧第一集就展现了一个心思远比女人深沉的皇帝。

就不怕其他阿哥出来质疑弘历的正统性吗?

不是说弘历,哥现在还嫩点。

甚至,

我说的是他第二集就嘎嘣的爹:雍正。

如果假设驾崩是仓促发生,

弘历只是去养心殿为青樱求一个容身之处,

万一弘历在京郊游山玩水呢?

因为希望特别渺茫,

又没有手机,你让太监上哪通知人去?

话说得特别明白:只要能嫁给我,名分不重要。

所以,

嫁给弘历可以得到什么身份?

雍正什么都安排好了,除了景仁宫的那位。

嫡福晋,侧福晋,格格。

嗯。

格格品位最低,

他干嘛选择性失忆遗忘了她啊?

弘历的心理预期基本可以锁定格格。

闹得前朝重臣张廷玉在葬礼期间就跳出来给熹贵妃下马威。

可是他爹却大手一抬,说看在弘历的面子上:

都此生不复相见了,

给青樱侧福晋的位子。

六年了,在遗诏上多写一笔废后,

明显不仅仅是给青樱容身之所,还有地位。

感情上不难吧。

为什么?

留这么一个bug,干嘛呢?

答案在景仁宫废后和青樱的一句家传绝学上:

还能干嘛,给熹贵妃添堵呗。

乌拉那拉氏没有前朝重臣,只有后宫女人。

偏偏不废后。

我能想到的垂帘听政创业之路,不好意思,雍正也能想到。

如果你用“孝顺”两个字干涉前朝政策,

我就开开玩笑,雍正是有实际担心。

那我就给儿子再留一个“专门唱反调”的娘。

他担心,如果真如熹贵妃所有心思走,

你们仨就用民主决议制吧,少数服从多数。

弘历得了富察氏和高氏这对“花好月圆”,

反正你熹贵妃只要有异议,就是我儿的少数派。

而没有一个不受熹贵妃摆布的有地位异己留在弘历身边,

雍正的这个心思,谁懂?

嗯;他儿子生了他孙子,

弘历懂,他要保景仁宫的这位,放在行宫最好。

就离自己驾崩之日不远了。

想用起来,请示一下旨意,打压一下爪子伸到前朝的娘。

这对姐妹花背后站的家族都是朝廷重臣。

无用起来,

富察氏是熹贵妃自己吆喝出来的,

也不会让自己成为俩老年妇女眼皮子底下的调解员。

比太后娘家势力还厉害。

另一个侧面也反映:

高小姐为什么雍正和熹贵妃都心心念念惦记着,

青樱在潜邸的六年,是住在弘历心里的六年。

让弘历一定要娶呢?

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忧什么。

听一下高小姐他爹的官职:两淮盐运使。

所以,给的建议正中下怀,从表面上看,

盐在清朝是谁都离不开的,类似今天的汽油。

就显得他很听她的话。

所以,骂三阿哥弘时的那些结党营私,勾结朝廷重臣的话,

何乐而不为?

可以原封不动的丢在弘历和他娘熹贵妃的脸上。

还有谁懂?

两拨人,干得是一拨事情。

张廷玉呗。

可以掀桌了,凭什么你能干,我不能干?

张廷玉不是替弘历潜邸里办事的心腹。

雍正一句讲给青樱的话可以帮你答疑解惑:

心腹是高氏的爹和富察氏的本族。

你姑母篡夺皇位,所以朕不能容她。

不是心腹,上面换领导了,打配合的节奏会扰乱。

笑话啊!说得好像大清国承认皇后有帝位继承权似的。

葬礼期的张廷玉应该是忙着适应新领导的节奏。

皇后布局朝廷重臣得来的皇位还不是为了儿子。

而不是上来给新领导出难题。

熹贵妃和废后,都在为儿子谋皇位。

除非,

雍正心里很明白,差别对待,因为儿子不一样。

熹贵妃的这伸向前朝的爪子是又长又大,

弘历没有弘时听话。

令人侧目。

对的,

已经明晃晃的摆在张廷玉面前。

弘历硬违背熹贵妃为青樱求容身之所是雍正最盼望的事。

他非常不爽,一直找机会要教育下这后宫的女人。

一个太听妈妈话的儿子,

而且他能感觉新领导也不爽这个爪子。

会直接让垂帘听政发生在雍正死后。

但是呢?前朝重臣可不能妄议后宫呀。

外戚不得干政,妻子不行,妈妈也不行。

那成什么了?

这是雍正最忌讳的事。

居委会八卦小队长吗?

熹贵妃和废后的争执不是一天而是数十年。

所以,

青樱和弘历好在一起,也是打小的事情。

雍正留下的景仁宫bug,机会难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这儿子忤逆妈妈的态度和妈妈政敌方的侄女玩在一起,

过了这村,熹贵妃就C位出道了。

已经是一个常态了。

好不容易逮到太后轮C的机会,

弘历骨子里,可真硬气啊。

天团创始人张廷玉一定会带领众臣提议+附议吵闹到底。

雍正要的就是这种硬气。

而且,

提线木偶的儿子,不行的。

情况的确很值得张廷玉废寝忘食的拉票写奏折折磨弘历。

所以,弘时拖出去之前还在喊“皇额娘救我!”

因为,

简直是在喊自己的催命符。

熹贵妃除了生气,居然一点都不慌乱,

他以后还有机会上线吗?

还能让宫人传个话给办事的讷亲说:他知道怎么做。

我觉得这智商,比较悬。

连细节都不用交待,

我在外面玩,才看了两集,你们不要剧透哦。

这得多少次的配合才能达成讷亲是熹贵妃肚里蛔虫这种程度。

所以,雍正选了弘历做下一任君王。

和张廷玉打擂台,

而青樱的家族正是为了防范帝王的猜忌心,

打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见好就收效益最大?

才会提出这样的口号:

居然都不需要交代。

只做后宫女人。

熹贵妃成功次数太多,有点安枕无忧的得瑟劲。

因为,后宫女人即使掌了权,没有前朝执行干活的人,

不过,

那也是皇命不出太和殿啊。

当一件事可以不用动脑子就能做完的话,

前朝咱们没有根基,让出重臣蛋糕,垂帘听政无法折现,

这就叫套路。

喂,爱新觉罗氏,你放不放心啊?

那你离欠收拾不远了。

然后呢,这后宫的景仁宫都废了,

发自我的 iPad

乌拉那拉氏在后宫的根基也被雍正给拔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馒头渣炒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青樱作为乌拉那拉氏再入宫属于,

高级玩家清零,修仙打怪重头做起,对儿子是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你说青樱这么一号人,雍正能不喜欢吗?

当然卖个面子给儿子咯。

也让废后开心开心,还特意挑个熹贵妃同在的时候。

你不是说此生不复相见吗?

你跟人家通风报信算什么?

雍正,

作为一个后宫游戏规则制定者,很聪明。

有其父必有其子。

弘历的心思也很深沉。

面对爸爸要自己坐龙椅这事的难点和疑点,

这哥们回答的太快。

显得有备而来。

爸爸要传位给自己,

我打赌这场景在他脑海里已经演练的熟能生巧了。

他还能说自己想的不多。

真会装。

但是呢,这样的人为了青樱放下心思,

捧着一个真心在绛雪轩等青樱,真的是难得。

青樱选秀迟来了几分钟,

因为她吃不准弘历是不是真心。

所以呢,晚来几分钟,如果弘历无意于她,她就看看他选的人。

反正掌眼是选中后看,还是选之前看,没啥区别。

因为事主都不会听。

他连他老子娘建议都不听,怎么会重视一个朋友建议。

最重要的是,她迟到了,选完了,

就不存在她又参加选秀女了,她名气可保。

但是,如果弘历就钟意她,他一定会等。

等她来接他的如意。

青樱为自己和弘历耍了一个心眼,弘历懂得,

他自己得知自己不能娶青樱,就在青樱又参加选秀女上做文章,

求着留下青樱。

他怎能不知道她迟到的原因?

他懂她,也纵容她,

他们真是有一个特别美好的开篇。

如懿的开篇已经把所有的伏笔埋下了,以特别直白的方式。

美好的和残忍的。

我少时读过猫猫同学一句话:我们不玩阴谋,我们就玩阳谋。

那时,

我觉得即使是伟人,也太自大了。

如今,

想把这句话送给看了第一集就去豆瓣刷一星说,

这剧剧情太平淡,没啥斗争点的人:

我们不玩阴谋,就玩阳谋,反正你丫也看不懂。

发自我的 iPad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馒头渣炒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