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88com固然西游记是部神话小说。

电视台对《西游记》是有些偏爱,似乎总是有那么几个频道在播放《西游记》,儿子很喜欢孙悟空,只要放到西游记,那是一定要放下玩具来看的,在儿子的影响下,也跟着他看了几个片断。

《西游记》么,每集的故事多是妖怪来捉走了唐僧,然后悟空除妖降魔,救出师父,继续到西天取经。

固然西游记是部神话小说,影射的多是现实的丑恶和黑暗。如孙悟空大闹天空时,无人可敌,到了保唐僧西去取经时,遇到的众多妖怪多是打不过,要请各路神佛出来帮忙才可以度过难关。而这些众多的妖魔原先不过是天庭或佛身边的无名小卒,一到凡界则作威作福,法力无边;再来看妖怪的身份,像老君的童子、观音的坐骑、如来的舅舅,没几个不沾亲带故的,悟空纵有高强的本领也不敢痛下杀手;这些说明了什么呢?“在天子脚下,在朝廷的无名小卒,到地方就肆无忌惮,嚣张跋扈的黑暗现实”,作者影射的正是这层,但是,作者认为要收拾这些“害人精”的出路只有靠神佛等统治阶层,而不是靠底层的个体(孙悟空),所以悟空面对那些有着上层关系的妖怪是不能打死的,揭发出来也就是了,然后各路神佛自会显出他们的英明伟大正确光荣来。

这些我认为当然是小说的主旨。

但小说之贵为小说之处,就在于它跟那些枯燥的说教是不同的。所以它又反映了另一层面的意义。当孙悟空要举棒打死妖怪、强盗的时候,唐僧总是斥责他,不许他杀生。

当看到这些情节时,普通观众最容易与悟空产生共鸣,对悟空遭受唐僧的误解纷纷鸣不平,理解与同情悟空,责难唐僧不知好歹、愚昧糊涂。这里固然反映了普通人对“恶”憎恨,对统治阶级的爪牙的痛恨,所以务求有悟空这样的英雄出来主持正义,除恶务尽。

但同样也反映了作为普通人是深受了专制精神的影响,喜欢用非黑即白的二分思维法来判断价值,对于“不好”的,认为就是应该打“死”,从肉体上消亡它。这是一种道德专制精神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和你的敌人是一样的”概括的是多么正确。

唐僧就不一样,他是深得佛家众生平等,不得杀生的真谛的,可以说是整部小说唯一具有宗教精神与情怀的人士。这里不能用自己生命也保不了还要保护妖魔强盗生命这样的实用主义逻辑去下价值判断的。

如果说中国没有宗教的话,可能是不正确的,毕竟中国还有本土的道教,外来的佛教,准宗教的儒家。但是说中国人缺乏宗教精神是大致不会差的。宗教精神有超拔尘世,将人带向神的作用,而在中国,这样的精神却是不曾出现过的。中国的精神总是落实在尘世,拘泥于人迹。当然这些话,只是个大而化之的判断,如果要找出证据来佐证,则要很多的材料来证明之,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只好姑且言之,读的人么姑且听之。

所以唐僧的痛苦就在于虽然收了三个徒弟,却并不具有礼佛的精神,而仍是世俗中人。他的宗教情怀不但不能为众多的观众理解,而且不能为自己的徒弟理解。不能被悟空理解倒也罢了,还要依赖悟空等人的护佑才能到西天取经,也就是说是用反佛的手段去求取佛经,这对一个有着坚定宗教信仰的人来说是何其痛苦的事?现实中的矛盾也在于此,宗教只能在信仰领域安顿人的灵魂,却对现实不能有切实的改变。

好在唐僧不是个目的论者,为了一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行事那就成了政客,而不是宗教徒了,唐僧由此反而成了整部小说中最大的亮色,他是一个有真正宗教精神的人。

无论哪一种宗教,无论具有多么荒唐的内容及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它所追求的最高目标都是至善至德,它指引着人逐渐向神性靠拢,而不是向威权(既包括统治者的政治高压也包含大众的“正义”情绪)屈服。

西方人认为:宗教价值是建立在这样一种事实上的,生命的所有其他价值都是和生命总的、整体的意义相联系的。这个意义是什么呢?这种意义就在于道德的价值,在于灵魂真正的价值命运。这一最高价值超越了空间、时间及物质,这是整个生存的造化,是宇宙意义上的专注,是履行义务的心满意足。

宗教的道德感召作用,是任何其他世俗的道德所无法替代的。虽然唐僧的众生平等、不得杀生的观念在小说中看起是多么的愚昧不堪,却是万古长夜的一盏明灯,它召唤的自由平等精神在经历了几百年的寂寞之后,终于得到了现代人的热烈回应。

唐僧的痛苦在当时是注定的,可惜的是他的痛苦在当下虽然有所减轻,但还将继续。

2008/03/0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