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大侦探福尔摩斯》这样的电影应该会让他们重拾信心,他因为在《大侦探福尔摩斯》里扮演男主角

昨天深夜回到家发了这么一条微博之后就洗洗睡了:“晚上跟老婆一起去看了《大侦探福尔摩斯》,真TMD好看啊。单比较故事,《阿凡达》跟此片比完全就是小儿科啊。看完电影,我跟老婆又连逛了两家夜店,它们都是24小时营业的,一家是‘南粥北面’,一家是7-11便利店……”
今天又多次回想起《大侦探福尔摩斯》,还是会在心里嘀咕:“回头我一定要买这部电影的D9版。”前一段时间,据说《阿凡达》让很多电影业内人士很崩溃、很沮丧,但《大侦探福尔摩斯》这样的电影应该会让他们重拾信心,这信心源于故事。《阿凡达》的视觉效果很强,但故事是它的短板。
当然,现在很多电影导演会故意制造这样的短板,以迎合他们想象中的大众的欣赏水准。他们会认为一个过于精巧且多少有些复杂的故事会让很多观众望而却步的,进而影响到票房。很显然,对于这些人来说,电影已经不是一门艺术而只是单纯的生意了。
盖•里奇一直致力于在他导演的电影中讲述那种很精巧且多少有些复杂的故事,这几乎快成为他的标签了。还好盖•里奇似乎不会去嫉妒卡梅隆创造的那些票房奇迹,一直在坚持他自己的风格,对于所有盖•里奇的忠实影迷来说,这应该也算是幸事一件了。

“谢谢你们有这么古怪的口味”,刚刚揭晓的金球奖,小罗伯特•唐尼拿到了喜剧类的最佳男主角奖,在一番“没有准备,不知道该感谢谁”的说辞之后,他感谢了颁发这个奖给他的记者协会(金球奖的主办方)。他因为在《大侦探福尔摩斯》里扮演男主角,也就是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得到了记者协会的青睐。

前几天有一位网名为“水蒸馒头”的网友在我的某条微博下留言时写了这么一句话:“好莱坞基本上都是白人男英雄,像成龙、李连杰这种,好莱坞不会赋予他们性魅力的。”我回想了一下成龙和李连杰在好莱坞拍的那些电影,他们演的那些角色好像还真都是没什么性魅力。而盖•里奇版《福尔摩斯》中的两位男主人公,则都具有无与伦比的性魅力,而且他们的性魅力是男女通吃型的。据说就因为主演了这部电影,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现在已经成为英国同志最渴望与之约会的两个男人了。
尤其是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福尔摩斯,此君堪称“世界上最性感的宅男”,当他宅在家中的时候,他会整天胡思乱想,搞各种乱七八糟的实验。后来这位超级宅男的胡思乱想以及他乱七八糟的实验成果竟然还拯救了这个世界。而这带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宅男也能拯救世界的。当然,这里所说的拯救世界不一定就是将内裤外穿或是将内裤套在头上,然后跑出去打那些想要毁灭世界的大坏蛋,而是用一种近似于“蝴蝶效应”的方式拯救世界。就拿中国的宅男来说吧,如果大多数中国宅男都能在宅在家中的系统学习一些跟公民权利有关的常识,并用各种方式传播这些常识,那他们其实就等于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拯救中国进而拯救世界了……
好像有点扯远了,说回到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福尔摩斯,这位超级宅男也有不安于室的时候,因为他体内流淌着的是渴望冒险的血液。而他冒险既不是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女人,而只是为了一种信念。该怎么形容他的这种信念呢?他就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游戏者,但与此同时,他游戏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维护正义,为此这位超级宅男大有“我和我闺密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拉着他的那个由裘德•洛扮演的男闺密去出生入死又死去活来直至欲仙欲死……

“古怪的口味”真的很适合这部电影,看过柯南道尔原著的人们,千万不要指望你能在里面看到那个披着大氅、戴着法兰绒帽子、脸型瘦削,手指细长的侦探。可能唯一和原著还比较贴近的,就是著名的烟斗,但不得不承认,小罗伯特•唐尼版的福尔摩斯把烟斗抽出了完全不同的风采。

总的来说,一个男人最迷人的性魅力的源泉就是他体内渴望冒险的血液,说到这想起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的一则引发热议的新闻:两个北京小伙儿用招手搭车的方式,耗时3个半月,穿越了13个国家,行进1.6万多公里到达德国柏林。对于此行的动机,两人回答说是看望其中一人的德国女友伊卡。他们的这次经历也因此被网友们称为“史上最浪漫的搭车”。关于这则新闻,有一位网友曾这样评论道:“好啊,我们的社会就缺少冒险家。一个喜欢冒险的民族才有斗志,才有希望,喜欢安定的民族容易被喜欢冒险的民族灭亡。”
如果一个男人总是敢于冒险,那他的气质就会很像加勒比海盗;而如果一个男人总是害怕冒险,那他的气质就会很像加勒比海龟。
另外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福尔摩斯喜欢的女人是那种最神秘、最危险的女人,这就像是一种关于性爱的冒险。关于这种冒险,一位美国性学专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必须通过和性爱有关的尝试和冒险来了解自己,了解对方。如果我们什么都不敢尝试,我们将什么都体验不到;如果我们什么都不敢试尝试,我们将什么都实现不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敢尝试,我们甚至都无法离开自己的房间半步。

这个福尔摩斯,很像是一个来自爱尔兰的蓝领工人,套个去年春晚开始流行的说法,非常地“纯爷们”。影片的开始,这个长得虎头虎脑的福尔摩斯阻止了一个类似邪教组织的现场犯罪。出场没有几分钟,他就展示了一番硬桥硬马的西式搏击术,扫清了一个把风的小喽罗看守的道路。这种展示肌肉的冲动,一直延续贯穿了影片剩下的部分。有《搏击俱乐部》一般的地下拳击比赛,慢镜头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是如何灵活地击败了比他大好几号的对手,还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有结实的肱二头肌,更有优美的六块腹肌。尤其是码头造船工厂迎击一个秘密组织派来的超级杀手时,福尔摩斯要应对该杀手用一整艘船作为工具,来击打他和华生医生,上演各种打斗与闪躲,有种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著名角色)附体的感觉,唯一的区别只是没有那些神奇的高科技铠甲。

这些动作戏,恍惚间会让人有些困惑,侦探究竟是靠脑力来劳动,还是靠体力来劳动的呢?如果以前柯南道尔的小说,让人们的印象偏重于脑力的话,那这部电影一定是来提醒人们,做侦探也是一个体力活,体能不足,光抽烟斗研究科学,是没有用的。柯南道尔笔下那个潜心笔迹学,注意推理逻辑性的英国绅士,变身蓝领之后,就会因为没有接到工作,而烦闷到枪击墙壁,用子弹在墙上射出一些字母;性情也与冷静、沉稳之类的词似乎毫无关系,好像一个有人际交往障碍的怪人。而且他还对搭档华生的个人生活十分不满,似乎就希望华生陪伴在他的身边,甚至不惜对华生的未婚妻口出不敬。而他自己又对一个国际女神偷着迷不已,还要上演在屠宰场这样重口味的地方英雄救美的戏码。看着女主角身后一扇扇猪肉被工业革命带来的大机器麻利地对半切割开,福尔摩斯和华生都一脸肮脏地在猪肉林中挣扎,钟情于原著里那个形象的人,大概心中只会有一个词:情何以堪。

而说到科学,这部以体能和冒险来诠释福尔摩斯特征的电影,一开始还真的很容易让人彻底把科学这个词抛往脑后,或者至少会把我们所了解的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彻底忘记。幽暗的伦敦街区,伏地魔一般会“死而复生”的头号男反角,各种很难说是科学仪器,却很像是炼金术士所用的器具,还有各种诡秘的圣殿式建筑,这一切都会让哈里•波特这个名字不停地浮现出来,很多时候都不禁要担心,福尔摩斯会不会走进9又3/4站台,突然就消失了,甚或觉得,他如果突然开始扔掉枪,而是挥舞一支魔杖,似乎都是有理由的。编剧把福尔摩斯从一个单纯的侦探,上升到了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的地位。果然是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一个能打能跑还顺便能推理的大侦探,不拯救一下危难之中的世界怎么行呢?不过,这样一来,又让人忍不住想起了日本的《名侦探柯南》的剧场版,也是有很多次需要拯救世界,简直让人怀疑编剧会不会是一个日本漫画爱好者了。

好莱坞出名的美男裘德•洛(Jude
Law)扮演的华生医生的形象,与原著小说里的谨慎小心有不小差别,居然是一个赌徒。他也远不是原作里那般矮胖,,行事有一尘不染的做派,简直就是维多利亚年代的时尚青年。小罗伯特•唐尼相反就像一个错走到了伦敦街头的波德莱尔,很难说他像一个侦探,倒是更像一个在那个年代被视作放浪形骸的诗人。他们俩之间被拍出来的兄弟情谊,也如同《魔戒》之类电影当中的男主角之间的关系一样,让人有些浮想联翩,当然这也是最近这些年好莱坞电影的又一个新卖点:看花样美男玩暧昧。

这个剧本本身,改编自欧美流行的漫画版《福尔摩斯》,作者莱昂纳尔•威格拉姆(Lionel
Wigram)也是电影的制片人和编剧之一。而导演则是导演过《两杆大烟枪》等等的盖•里奇(Guy
Ritchie)。他们俩的出现,基本就可以解释这个电影何以呈现如今这个面貌的原因了。威格拉姆是赋予福尔摩斯和华生动作英雄内涵的人,他曾经说过这是对两个人的新发掘,柯南道尔对他们的描述里本身就包涵了这些潜能。而盖•里奇则成功地将他心目中集中了蓝领青年的伦敦城区穿越时空地搬回了维多利亚时代,除了色调上的区别之外,很多场景都让人想起了几年前同样描述维多利亚时代的犯罪片《来自地狱》,而后者的罪案主角,就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两部电影里也都出现了秘密会社,照此来看,产生一部《福尔摩斯大战开膛手杰克》的电影,也并非不可能。倾心原著的人,可能会对这部电影心生抗拒,但热爱这部电影的人同样很多,它甚至成为了盖•里奇在市场上最成功的电影,也许维多利亚时代没有被过滤过的生活本来就是如此,并没有那么多传说中的绅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