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版电影里

我对经典文艺改编的影视,总不敢报太大奢望,可是毕竟忍不住想看一看,于是往往像探视被毁容的老友,有一分不忍卒睹的疑惧。盖.里奇(Guy
Riche)执导、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与大帅哥裘德·洛(Jude
Law)联袂主演的新版《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是本季我最期待、也比较惶恐的一部电影,看完却出乎意料地满意。

我对福尔摩斯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及大侦探波罗。然而,他之于我,却无愧引读这一类型小说的第一人。我初次认识他时,才七八岁,经由小叔滔滔不绝,历险了大名鼎鼎的《四签名》(The
Sign of
Four)。当时爸爸坐一旁含笑不语,许久之后,我才晓得,原来小叔的爱好,缘起在他,可谓兜了一小圈的直系点拨。待我长大一点,摸索出一卷旧兮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边读边冒冷汗,却仍然要读下去,重温了《四签名》及初次亮相的《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或许有点超心理负荷,《巴斯克维尔的猎犬》(The Hound
of
BasKervilles)未能继续下去,卡在我新近温习的“诅咒”一节。之后断续浏览一些短故事。倒是一早就被老爸提点福尔摩斯同恶魔、莫里亚迪教授(Professor
Moriaty)之间旷日持久的缠斗。他们共赴黄泉的消息,触怒读者,弃意已决的道尔爵士,不得不再续福尔摩斯生命线,编派他绝地生还并继续抑恶扬善。这则人所共知的小八卦,在我,似乎比后来那些不太陡峭的故事更惊魂动魄。上大学后,因为某次奖项正好是本福尔摩斯的原版集子,聊做睡前读物读了些。此时完全不害怕了,只图懵懂前的一刻清醒,枝节全忘,唯有他被蒙头,依凭马蹄声判定方向那段,仿佛梦游人对昏睡者的呓语,静悄悄地上了心,在新版电影里,我又见到它。

看片花时,老实说我有点错愕。以为唐尼应与洛先生对调,因为唐尼的外形同福尔摩斯不太相衬。道尔爵士笔下,福尔摩斯身高逾六英尺,由于瘦削,更显高竿,鹰鼻鹰眼,仿若洞穿世情,下颌坚毅,面部线条极为警醒。裘德·洛那雕刻一样的侧影,倒三分肖似,唐尼眼睛太大、鼻梁太平,正统烂好人一个,实在同杰里米.布莱特(Jeremy
Brett)的经典福尔摩斯造型,落差有点远。我于是有点好奇,当然也很担心,这戏要如何演。

电影给我的初印象,相当动感,也可以说,逆传统。叫人喘不过气的急速打斗、紧密咬合的情节、回放案情时唰唰的单帧影像、有点嘻哈风格的配乐、在观者刚刚坠落紧张巅峰时,福尔摩斯忽然丢来一句Watson,
what have you done?,又或者和法语巨人较力间歇,轮番说劳驾等一下(un
moment, s’il vous
plaît),狠力点你笑穴。倘使习惯了精习武道,单截棍、击剑、拳击都不在话下却很少连贯出招、几乎不怎么碎嘴的绅士福尔摩斯,初见像成龙大哥一样边打边落跑的唐尼,着实是种冲击。

另外,这则故事又似乎不拘原著框架,只托人名,完全跳离出来叙事。故事里的时点,若对应到书,应该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识不久。因为电影说华生正预备向玛丽.莫茨坦(Mary
Morstan)小姐求婚,而他与后者暗谱恋曲,发生在第二本小说《四签名》。另一方面,《波西米亚丑闻》(The
Scandal of Bohemia)中惊鸿一瞥出现过的大美女依汉娜.阿德勒(Irène
Adler),在电影里充任一条感情线。福尔摩斯不无醋意的揶揄中,依汉娜已然周旋过多位前夫。他那乱糟糟的茶几上,正摆着小说里福尔摩斯讨来的美女独照。那尾搞笑乌龙,福尔摩斯甚至被抓去做阿德勒小姐的伴郎,她结婚几次,两人后来有无重逢,道尔爵士写得很空白,换言之,比较暧昧。然而事迹却是在华生成婚,另起炉灶之后了。那么电影显然是拈合杂糅前情后戏。再如,假使拘泥原书,玛丽.莫茨坦的出场就几乎处处挂漏,她在《四签名》里早已引领二位侦探走过阴寒的旋梯,又怎会对福尔摩斯说出I’m
thrilled to know you,怎会由根底尽知的他再点拨她的命运?

然而,盖.里奇的镜头,同时也可以说,相当忠实于小说底本。比如这位主人公颇具波西米亚格调,居所乱得不像样,却堪称归类清晰的罪案藏列馆,任何一桩奇闻驾临,福尔摩斯都可随时从某页书、某片纸屑上征求索引。虽然他的个人卫生还可以,总是一丝不苟衣冠楚楚,修长手指尖,却总沾着墨迹、药水。电影版无非强调了这种乱的秩序。福尔摩斯办案时有易容之需,那么浪人一般的即兴装束,也就没什么不可以。他擅长捕捉瞬间细节,比如毛发、气味、皮鞋、领袖、零散物件等,也是忠于蓝本之处。裘德·洛版的华生医生,虽然灵敏度几可匹敌福氏,对福尔摩斯又迁就袒护得有如姆妈,他事实上,也并未脱离华生那样敦厚沉敛的气质。电影的叙述,并非像小说由华生自述,充当福尔摩斯的包斯威尔,然而两者相依相托的关系,实在更为浓墨,也很感人。此外,我看片之前一度疑惑,福尔摩斯哪里来了个状似伏地魔的头号敌人,名字还偏偏叫Lord
Blackwood,兴巫术,直如哈利波特故事翻版。导演实际上留了一手,完全贴应原著,让莫里亚迪教授隐没于黑袍隐形背后,不时悄然授命,智力挑衅,片末仍逍遥法外,这正是书中的猫鼠游戏风格,二人劲敌对垒的态势,莫教授暗收蛛网的动作,也节奏吻合。即或预埋伏笔是商业片的惯例,这预示血雨腥风的一笔,却也宕得很有底气。

电影比较脱线,却也仍旧未颠覆原著的一处,在于依汉娜.阿德勒。她在侦探小说史上,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仅仅客串一出中篇,便赢得福尔摩斯the
woman称谓(福氏刁钻,由此可见,除了她,旁的女人都不该叫女人了。),并使无数读者作者想入非非。然而道尔爵士信誓旦旦,感情之于寡情冷性、平衡自持、精于算计的福尔摩斯,几乎是可憎的(abhorrent)。可是他却让亲爱的歇洛克断了一个浪漫气息浓郁的关于一张照片的案子,并且分文不取,最后讽刺了一番客户,请求以依汉娜的单人照为酬劳。这仅仅出于斗智输局的叹服为念,还是别有隐晦,道尔爵士很聪明地守口如瓶。那么这部电影,正如诸多八卦后继者,是要把福尔摩斯和阿德勒往情侣档捆,并且让二人一开始就交情匪浅、暗潮汹涌。

关心则乱,这是许多动作电影遏制主角咽喉的一招。《歇洛克.福尔摩斯》时不时就来这么磨人的段落,爱恨交织,险象环生,福氏办案之余之中,还不得不分神救驾心上人。然而套用在别的主人公身上陈词滥调的路数,却给他很不平凡的面容:福尔摩斯居然有或被套牢,不太心甘却全情倾付的一天。片末阿德勒说人人皆有软肋,福尔摩斯脸色尴尬,以塞给她手铐解匙斩断自己脱口而出的愚笨问话:敢问那究竟是什么。那一刻,他身上一切机智的光环尽皆溃退,我只看到一个名叫歇洛克的普通男人。

我很难不注意到片中的小漏洞,比如莫里亚迪教授马车出袖那段没什么太大意义的段子,比如负重伤的华生医生前一秒缠绷带聆听福尔摩斯摆弄斯芬克斯四要件,后一刻便偕行议会,以伤臂力扼法语巨人,然而当福尔摩斯不再单纯地令人仰止,分寸恰然变得侠骨柔肠,情感丰富的时候,我觉得好似真地重逢一位久违的老朋友。这让我很高兴。

博文链接:http://ciyunw.blogbus.com/logs/55891544.html

相关文章